筆趣閣 > 超級仙學院 > 第2003章 婚禮

第2003章 婚禮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混沌之主現出本尊之后,整個人像是瘋了一樣。

    他看著剛剛出生的方寒,聲音冰冷“你是什么人,我竟然從來不知道宇宙之中有你這一號的宇宙神。你是誰培養出來的,龍、時、戰、荒之中的哪一位?還是元、空、玄、陽、生、血六位之中的一位?我閉關多年之后,沒想到這個宇宙多了那么多可怕的宇宙神。光是你們仙學院,先是林蒙之主,后是鴻蒙之主,現在又出來了一個你,論宇宙神的數量,祖神教都比不上你們學院了,怪不得你們學院不懼怕祖神教。”

    所有人都是沉默了,四位宇宙神,而且疑似后面有一位神主,這已經很強了。

    獸族聯盟,也不過就是一位神主加上十一位普通的宇宙神。

    “仙學院,可怕!”劍主喃喃著,他想到了林蒙之前和他說過的話。

    林蒙邀請他去仙學院,說仙學院有讓他突破到宇宙神境界的方法,本來他只以為這是個玩笑,畢竟整個宇宙都沒有人敢說能讓他突破到宇宙神境界。可是現在,劍主有些懷疑了,仙學院能培養出來鴻蒙之主這三位宇宙神,那是不是真有這方面的手段,讓他也突破到宇宙神境界。

    如果萬一呢?

    不成為宇宙神,終究是螻蟻。

    尤其是接下來,異族宇宙那邊的環境越來越惡劣,最后的入侵之戰就要開啟,為了生存,不知道有多少的宇宙神隕落。他作為劍主,雖然不是宇宙神,可是因為有著宇宙神的戰力,豈能不參戰。若是參戰,以他現在的實力,真的能夠活下來么,也許機會很小。哪怕是金角之主都預感到了自己會隕落,劍主哪里能肯定自己可以存活下去。

    “我叫方寒,來自永生世界,是院長請過來當老師的。宇宙神都有一個封號,你可以稱呼我為永生之主。”方寒淡淡的說著,“混沌之主,雖然你的實力很強,不過哪怕是現出了本體,你想闖入仙學院帶走炎月,也不可能。不要自討沒趣,不然接下來就不是給你一個教訓了,院長可沒有那么好的脾氣,非逼得院長出手,你可能真的回不去了。”

    混沌之主臉色陰沉,哼道“少拿這個嚇唬我,你以為我會怕,當年那一戰,我能活下來,就早已經把生死置之度外。你們要攔我,那就拿出來真本事,你們院長愿意出手,就讓他出手。哪怕我不敵,可是要殺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

    鴻蒙皺眉,這混沌之主還真是頭鐵的可以。

    “吼!”

    混沌之主仰天一吼,空間出現了一道道的波紋,仙學院周圍的空間都被扭曲了。

    學院甚至都出現了輕微的動蕩。

    “放肆!”

    鴻蒙之主怒了“混沌之主,你還真當我們學院不敢殺你,你這是在找死!”

    他主動出手,一個巨大的宇宙虛影出現,整個人顯得無比神圣。

    那個宇宙之中,無數眾生的意志匯聚,加持到了鴻蒙的身上,鴻蒙此刻就是那個宇宙的主宰,充當著宇宙本源法則的無上存在。

    宇宙的力量也加持到了他的身上,以一個宇宙的力量,他沖向了混沌之主,一拳直朝著混沌之主轟去。

    這一拳打破萬古,扭曲法則,宇宙本源法則都是被逼的迅速后退,而混沌之主化身的混沌神獸怒吼著,也朝著混沌之主就沖撞過去,似乎要頂破宇宙,沖開束縛。

    轟!

    兩人碰撞,打破了七層空間,只看到一團團的暗能量從空間之中涌出來,形成了一朵朵的黑色蓮花。

    “不分勝負!”

    滅諦之主喃喃著,他也在看著這一戰,不過卻沒有出手的意思。

    祖獸宮那邊已經決定,除非是混沌之主遇到了生死危險,不然他們都不能出手。

    他們不出手,只是混沌之主和仙學院的矛盾,而他們一出手,那就擴大到了整個獸族聯盟和仙學院。

    以仙學院現在展現的實力,他們已經不敢小瞧,哪里敢輕易開戰。當然主要也是獸祖內部并不團結,多數的獸祖是覺得混沌之主太過霸道,在此件事情之中完全不占理,根本是自討沒趣。

    “我得永生時,諸天眾生,一切種種,皆得永生……”

    方寒的吟唱聲音也再次響起,而這個時候鴻蒙主動出擊,一拳再次轟向了混沌之主,根本沒有反應過來的混沌之主,感覺力量再次被削弱,頓時憤怒不已。可是根本來不及了,鴻蒙一拳轟出去,把他就給轟飛了出去。

    兩人本來就是平手,現在混沌之主的力量被方寒使用鴻蒙大愿削弱,自然不是鴻蒙的對手。

    “吼!”

    混沌之主的嘴角都是血跡,他沒有想到自己現出本體,竟然還不是混沌之主和方寒的對手。

    混沌之主之前隱藏了一些勢力,正好抵消了他現出本體增長的勢力,而那方寒從一旁輔助混沌之主,兩人聯手之下,已經可以完全壓制住他。

    “我得永生時,諸天眾生,一切種種,皆得永生……”

    方寒還在吟唱著,在他身后依稀出現了一道巨大門戶,那正是永生之門,據說進入其中就能獲得永生,不死不滅。

    混沌之主再次被轟飛,身上的鱗片都是掉落了許多。

    “該死的,這兩人聯手,我根本不是對手。”混沌之主認清了形勢,“滅諦之主,過來幫我!”

    “二哥,放棄吧!”這時候,滅諦之主的的聲音響起,“炎月的事情,你真的錯了。炎月雖然是你女兒,但她不是貨物,也不是你傳承血脈的工具,你一意孤行,實在是太過霸道。現在火鴉之主因為你陷入了沉睡,不少我祖獸宮弟子也因為這件事情身受重傷,甚至獸族聯盟內部也對你頗有怨言。也就在剛剛,神鸞已經傳話,讓我們都不要插手這件事情,你若是贏了就從仙學院帶走炎月,輸了就直接回祖獸宮。”

    聽到這話,混沌之主氣瘋了。

    獸族聯盟竟然不管他了,這時候竟然沒有一個獸祖愿意出手。

    “蒼穹之主,你們呢,現在出手,斬了仙學院這兩位宇宙神……”

    “混沌之主,仙學院很可能有神主在后面坐鎮。我們要是主動進入仙學院的勢力范圍,那神主如果出手了怎么辦。那神主現在還隱藏著,我們祖神教也不敢正面去得罪他,而且這件事情和我們祖神教也關系不大,所以真的愛莫能助。”蒼穹之主直接拒絕道。

    “哼,懦夫。”混沌之主怒喝道。

    蒼穹之主也不反駁,心里卻是冷笑不已,仙學院是不敢殺你,但是一定敢殺我們。

    我們出手,難道是去送死么?

    “還不退走!”

    鴻蒙皺眉,真的怒了。

    “哼!”

    混沌之主冷哼一聲“我確實沖破不了你們的防御,進入到仙學院。你們仙學院能護炎月一輩子,那就護她一輩子吧。不過仙學院如此欺我,真當我是沒脾氣么,我是對付不了你們,可是你們下面的地球聯邦那么大,你們能護住多少?今天,我就滅了你們一個星系的生靈,讓你們知道我混沌之主也不是好惹的。”

    鴻蒙頓時臉色大變,怒喝道“無恥!”

    方寒也是氣急,竟然還有這種人,我打不過你,就毀了你身邊的東西,簡直是不要臉至極。

    混沌之主可不管這些,本體直接朝著地球聯邦下面的銀河系撞了過去。

    這要是撞上了,銀河系的空間都要被撞個粉碎,里面的億萬生靈跟著化為齏粉。

    “真是瘋子。”

    有人喃喃道,覺得混沌之主十分的可怕,這要是得罪了他,絕對沒有好下場。

    仙學院之中,不少老師和學生也都是義憤填膺,氣憤無比。

    眼看著混沌之主越來越靠近銀河系的空間,方寒和鴻蒙想去攔截也來不及了,而不少圍觀的宇宙神都已經坐看好戲了。

    其實在這些宇宙神看來,一個星系被滅了,算不得什么,更多的人反而覺得混沌之主雖然無恥了一些,可是這個臺階找的不錯。

    “孽畜,大膽!”

    一道洪亮的聲音響起,只看到虛空之中一個權杖飛速而來。

    方圓數個光年都被照亮,而混沌之主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感覺到腦袋一疼,被什么砸在了眉心。

    “嗷嗚!”

    混沌之主慘叫起來,從虛空之中就落了下去,那本來一億多公里的身體,轉眼間就縮小了十分之一。

    他想到了什么,又驚又怕“仙學院院長?在哪,給我出來!”

    可是根本沒有人回應他,虛空之中那懸浮的院長權杖,散發著白光,讓人不寒而栗。

    他看著院長權杖,也是畏懼無比,不斷地朝后面退去。

    太可怕了,剛剛那一擊就像是狠狠地撞在了他的靈魂之上,把他的靈魂都要給碾碎。

    不少圍觀這一戰的人也是才反應過來,個個神色惶恐,眼神凝重。

    “剛剛那出手的仙學院院長么,他是怎么出手的?”有人喃喃著,卻是根本沒有看出來任何仙學院院長出手的痕跡,而唯一能證明仙學院院長曾經出手過的,就是那虛空之中的權杖了,“只是一擊,竟然把混沌之主的神體給打的只有之前的十分之一大小,這是什么手段。”

    “那一聲孽畜,大膽!還真是……”金角之主有些無奈,這絕對是罵人的話,混沌之主可是宇宙神,怎么也算不得畜生吧?可是從仙學院院長嘴里面說出來,竟然讓人找不出來一點違和感。

    “還不滾!”那聲音再次響起,而那院長權杖也隱沒于空間之中消失不見。

    混沌之主化為了人形,身上一片狼藉,他看向仙學院的方向,真的是被嚇到了。

    那仙學院院長都沒有現身,只是隨手拋出來一件武器,竟然就把他打的差點昏迷過去,這也太可怕。

    只是他哪里知道,這一擊已經是王星的最強一擊,而且還是借用了院長權杖的威能,不然這一擊哪里能發揮出來這種效果。

    混沌之主望著仙學院的方向,再三考慮之下還是退走了,一而再的挑戰一位疑似神主的強者,那是真的在作死了。

    “好戲散場了。”有人笑著,也把神識從地球聯邦這里收了回去,“仙學院的實力還真是強大,應該是可以確定這后面隱藏著一位神主。不過實力這么快就暴露,絕非什么好事,接下來的宇宙動蕩,哪怕是神主也會隕落。”

    其他不少暗中的宇宙神,也是心思各異。

    仙學院的出現把現有宇宙的這潭水攪的更渾了,不少的強者哪怕之前有許多的算計,現在也不得不把仙學院考慮到其中。

    ……

    仙學院之中,學生們一片歡呼。

    張舟和炎月也是激動無比,學院真的擋住了混沌之主,那以后他們留在仙學院就安全了。

    “我們以后永遠都不要在分開。”張舟道。

    “嗯,我們永遠在一起,生很多的孩子。“炎月道。

    旁邊的張小萌這時候歡呼起來“好啊,好啊,這樣我們老張家就能開枝散葉了。老哥,你們加油,我可就等著當姑姑了。”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是大笑起來。

    不過張舟知道,兩人現在一個是神王修為,一個是至高神修為,想要孩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生很多孩子基本是不可能。

    修煉就是這樣,修為越高,生命的等階越高,到時候越難要孩子。好比現在的宇宙,就很少聽說哪個宇宙神誕生了子嗣,而王星和冷霜凝一直想要一個孩子,這么多年都沒有結果,也正是這個原因。所以對于不朽們來講,一直流傳著一個說法,生孩子要趁早。混沌之主為什么覺得饕兀合適,也不正是因為饕兀有生孩子的秘法么。

    ……

    一個月后,張舟和炎月找到了王星“院長,我們打算在一年之后的八月十號舉辦婚禮,這是我們的請柬,到時候還請您為我們證婚。”

    王星笑了笑“可以,不過你們怎么選到這一天的,八月十號可不是結婚的好日子,按照咱們地球的老黃歷這一天可不宜嫁娶。”

    對于王星這種打趣,張舟哭笑不得,不過他還是很認真回答道“因為這一天是我們學院建院的日子,我和炎月都覺得這一天很好,而且這一天學院會放假,也方便同學們去參加我們的婚禮。”

    王星點了點頭“你想的很周到,那接下來就去好好準備,該發請柬的就發請柬,該邀請的就邀請,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就去找霜凝。”

    張舟和炎月行了一禮,心中對王星感激萬分。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了這一天。

    地球,天仙山。

    這里是張舟和炎月選定的結婚地點,張舟和張小萌也都是在這里入學的,如今這里也成為了仙學院圣地一般的存在,能在這里舉辦婚禮,意義非常。

    “張舟,你還真會選地方。自從我們學院從地球撤離之后,這天仙山倒是荒廢了。現在你把它利用了起來,第一個在天仙山舉辦了婚禮。我看不少人以后肯定會效仿你,一旦結婚就選在這里。”姚杰這時候笑著走了過來,“恭喜了,祝你們百年……呸呸,你看我這嘴,祝你們永生永世,琴瑟和諧,還有早生貴子。”

    說著,姚杰遞上了自己的份子錢。

    不多,也就是一百永恒幣,只是是象征意義的。

    “多謝,里面請。”張舟和炎月說道。

    “哥!”張小萌的聲音傳來,只看到她和柳凡一起走了過來,“嫂子,祝你們新婚快樂,這是我和柳凡給你們準備的禮物。”

    “謝謝。”炎月接了過來,那是一個空間戒指,她也沒有看那禮物是什么東西。

    其他人也紛紛到來,轉眼整個天仙人就匯聚了上萬人之多,甚至連地球聯邦的總理事都過來了。

    眼看著時間就要到了,忽然空中傳來了一陣笑聲。

    “師妹,我們沒來晚吧。”只看到虛空之中,兩男一女走了過來。

    “大師兄,三師兄,七師姐!”炎月激動無比,這來的人正是炎魔、火羽以及張小萌和炎月的師姐焰姬。

    仙學院之中,許多人也走了出來,對于這三人能來,所有人都很意外。

    炎魔咧嘴一笑“你結婚,總要有點娘家人,是這么說的吧。師傅來不了,但是我們可以,我們三個代表其他師兄弟,前來見證你的婚禮。那小子,你叫張舟是吧,以后敢欺負我師妹,我打死你。”

    張舟嚇了一跳,連道不敢。

    “師傅現在怎么樣了?”炎月這時候有些擔心道。

    “我要給你說師傅一點事情都沒有,你肯定也不信。師傅神體損傷很大,已經進入沉睡了,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夠醒來。不過第三獸祖身邊的人過來告訴我們,說師傅應該無礙,第三獸祖好像給了師傅一些療傷的桃露。”炎魔道。

    炎月這才放下了心,不過火鴉之主因此陷入沉睡,她還是內疚不已。

    “師兄,師姐,先里面請。”張舟道。

    炎魔三人點了點頭,而火羽經過張舟身邊的時候,拍著他的肩膀,靠近道“我師妹比較單純,好好待我師妹。”

    張舟一怔,還是點了點頭。

    接下來還有人不斷到來,蘇玉、秦炎、華天君、何云澤、夏羽沫、孟奇……

    不知道誰喊了一聲,所有人都靜了下來。

    “院長來了!”

    大家看去的時候,冷霜凝挽著王星的手臂,直接走了過來。

    炎魔三人這時候也看到了王星,他們也聽說過這位仙學院的院長,知道王星很強,混沌之主就是被王星嚇走的。不過王星如此年輕,而且看起來和那些仙學院的學生沒有什么兩樣,也是讓他們嘖嘖稱奇,覺得很不可思議。

    他們暗暗記下王星的面容,想回去詢問一下王星到底是不是哪位神主,可是當他們的眼神從王星身上收回來的時候,卻是發現自己腦海之中關于王星的一切都消失的干干凈凈。他們根本不記得王星長什么樣子了,甚至都不覺得自己曾經見過王星,可是當他們再次看向王星的時候,又會重新升起對王星的認知。

    三人不知道這是為什么,心中震驚不已。

    “你們是炎月的師兄和師姐?”王星走過三人身邊的時候,停了下來,“歡迎來到地球,來到我們學院,炎月有你們這樣的師兄和師姐,真的很幸福。”

    三人受寵若驚,幾乎都不敢回話。

    王星笑了笑,從三人身邊走了過去,一路來到了主席臺,而這個時候三人才清醒過來。

    “剛剛到底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我們明明有這位仙學院院長的記憶,可是當我們的目光從他身上離開,這些記憶又都消失的一干二凈,讓我們有種從沒有見過仙學院院長的感覺?這是什么法則,神通,還是一種抹除記憶的手段?”焰姬低聲道。

    炎魔和火羽搖頭,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原因很簡單,因為院長不想讓人發現他的存在,所以就斬斷了你們與他的因果,以及從時空之中抹去了你們關于他的那一段時空。在時間上都不存在,也沒有任何的因果,你們自然沒有見到過院長,記憶之中這些也會隨之消失的干干凈凈。”一個淡淡的聲音傳來,“自我介紹一下,仙學院柳凡,張小萌的愛人,也是張舟的妹夫。”

    “柳凡?”火羽一怔,隨即興奮道,“師兄,他就是小萌說的那個家伙。”

    “你好。”炎魔看了看柳凡,雖然柳凡只有神王境界的修為,可是他卻一點都不敢小看。

    “師兄,師姐!”張小萌這時候也冒了出來,“是不是被我們院長嚇到了,其實別說是你們,如果不是院長還和我們有一些因果,連我們都不知道有院長這個人。地球聯邦,關于院長的存在也都早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也不知道院長是怎么想的,難道真的要把自己從這個宇宙的時空徹底抹除掉?”

    “小萌,不要妄議院長。”柳凡提醒道。

    。
江西福彩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