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惹愛成癮 > 第二千三百八十二章 我就是靠山

第二千三百八十二章 我就是靠山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嚴紡這才說道,“是,我是為了嚴以驚的事情來的,我了解到女方不是什么名門出生,這樣的女人根本不夠資格嫁入我們嚴家,我不同意這門婚事。”

    “這事,恐怕大姐的反對沒什么作用。”嚴格無奈的表示,“他們啊,已經領證了!”

    “領證算什么?馬上離了就是,只要沒對外公布。”嚴紡毫不在意,“總之,這門婚事我反對,我今天來,就是想要一個說法,你到底站在哪邊?”

    嚴格這才明白嚴紡來找自己的原因,他為難的說道,“大姐,這事我們在商量商量,或許沒有那么絕對的。”

    嚴紡一聽就明白嚴格這意思,直接怒意起身道,“算了,就當我瞎操心吧,也當我白來一趟好了,反正這個家,早就沒把我當回事了。”

    說完,她直接走人。

    嚴格想挽留都沒機會,追出去的時候,她已經上車離開了。

    嚴格回頭,看到秦露有些緊張的站在那里,他也只能嘆氣,“你別放在心上,大姐就這性子。”

    “我到是不在意,這么多年都習慣了,只是……”秦露幽幽嘆了口氣,坐在沙發上顯得有些無力,“只是我擔心梁塵,那姑娘看著就溫溫柔柔的,這門婚事,怕是要受委屈了。”

    “回頭我和嚴以驚商量商量。”嚴格也只能這么說了。

    秦露拉著他說道,“雖說我的話并沒什么分量,可我是打從心里希望少爺幸福的,在那邊住了一晚,我看得出來他們兩個人真的很好,我也是第一次見到少爺露出真心的笑容,作為父母,當然是子女的幸福更重要,我不想他們重蹈覆轍。”

    這話,讓嚴格陷入很長時間的沉默。

    ***

    梁塵的腳雖說做了一次小手術,但恢復的效果還不是很明顯。

    但楊起很肯定的表示,已經很不錯了,所以又給她加重了不少的訓練。

    梁塵很有毅力,這一點楊起很欣賞,并稱贊她和其他那些嬌滴滴的女人不一樣。

    當然楊起并不知道當初梁塵為了重新回到T臺,付出了多少的汗水,如果知道,他就會明白現在這么努力的梁塵真的不算什么。

    看到梁塵這么積極復健,楊起也就安心了,每次跟嚴以驚溝通梁塵的事情時,他都表示情況比他想象的要好很多。

    預選之后沒兩周,便是天使之路的初賽了。

    梁塵原本是準備得充裕,連楊起都覺得她完全可以去參加這個初賽。

    可卻被嚴以驚給一票否決了。

    梁塵有點不明白,找了機會去問嚴以驚,當然還討好的送上了水果。

    “以驚,我的腳真的沒什么大礙了,只是一場初賽而已,我肯定可以的,你就讓我去吧。”梁塵說著好話哄著這傲嬌的男人。

    以往這種撒嬌,嚴以驚都是沒什么抵抗力的,毫不猶豫就同意了。

    可這次,他很堅持,不管梁塵怎么服軟撒嬌他都很堅持,“我知道你很想參加這個初賽,但我真的不能同意你去參加,我會跟主辦方溝通,讓你直接進入選。”

    梁塵聽得忍不住翻白眼,“你這樣會讓人覺得我勝之不武的!”

    嚴以驚在不在意別人怎么說呢。

    當然梁塵也不是那種很在意別人說話的人,只是這樣讓她自己有些覺得賽制不公平而已,“你就讓我去吧,反正就是走一走,不會怎么樣的,如果我不參加就直接入選,人家會以為我是有靠山的人。”

    “你本來就有靠上啊,我就是你靠山。”

    嚴以驚這話接的,梁塵都無言以對了。

    嚴以驚安慰的抱著她哄著,“我不讓你參加初賽,其實還是有我的原因的,你上次不是說,讓我多跟我父親熟悉熟悉,多回家的嗎?正好就趁著這個機會,我帶你回去家里熟悉熟悉。”

    “原來是這樣啊。”這下梁塵能接受了,“那行吧,我不參加了。”

    “為什么答應得這么快?”嚴以驚似笑非笑的看著她問道。

    梁塵很理所當然的回答道,“因為比起比賽而言,你的事情跟重要啊。”

    這話可算哄得嚴以驚心花怒放了,他抱著她親了好幾口,“那明天一早就出發。”

    “這么快?”

    “快點不好么?臭媳婦總要見公婆的啊。”

    “誰說我丑了?”

    “我丑,是我丑!”

    “如果你丑,恐怕這世上再沒有漂亮的人了。”

    嚴以驚懲罰性的咬了她一口,“以后不許說我漂亮了!”

    梁塵吃痛的捂著唇,“你好像很不喜歡別人夸獎你漂亮?”

    嚴以驚眼神深了深,只是很快就掩了過去,似笑非笑的說道,“我想,作為一個男人,沒人愿意被人夸獎長得漂亮的吧?”

    他這么一解釋,到也說得過去。

    出了書房,梁塵碰到了邵堯,邵堯應該是來跟嚴以驚匯報工作的。

    他見到梁塵,還客客氣氣的稱呼了一聲,“太太。”

    “他在里面呢,你去吧。”梁塵和氣的說道。

    邵堯點點頭,便要進去。

    梁塵又突然叫住了他問道,“邵堯,你什么時候有時間,我想和你了解點事情。”

    邵堯有點意外,畢竟他不太懂太太要跟自己了解什么,可他還是點了頭,“一會就有時間。”

    梁塵立馬開心的說道,“好啊,那我等你。”

    不知道為何,邵堯總覺得后背有些發涼。

    他趕緊甩開這些莫名的情緒,進入了書房,和嚴以驚匯報工作情況,“上一次嚴少在董事會上拂了嚴副總的面子之后,她非常生氣,雖說水灣計劃已經不由她管控了,可她還是幾次三番的出面,為難了不少的人。”

    “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我會處理的。”嚴以驚面色冷凝的說道。

    “對了,昨天嚴副總回了嚴家,走的時候好像很生氣的樣子,據說是和老爺起了爭執,我猜想,應該是和嚴少的婚事有關。”

    嚴以驚丟下文件,冷冷的道,“這些年來她在嚴家作威作福慣了,這件事情又怎么可能不插手?”

    他轉身,看了看窗外微微的小雨后說道,“這件事情我自有打算,沒什么事的話,你先下去吧。”

    邵堯應了聲便打算離開,只是走到門口的時候,想到了什么,便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決定告知嚴少。

    “嚴少,還有一件事情我必須得跟你匯報一下。”邵堯恭恭敬敬的說道,“方才我碰到太太,太太說有事想跟我了解,我便答應了。”

    嚴以驚轉身,原本波瀾不驚的臉上總算有了別的表情。

    邵堯被他這個眼神看得心里發虛,急忙說道,“如果嚴少不許可的話,我回絕了太太便是。”

    “不用。”嚴以驚拒絕了,只是說道,“你回頭把她跟你說的話一五一十的告知我便行。”

    “是。”邵堯領命而去。

    出來關上門之后,他才長長的松了口氣。

    轉身就對上了梁塵期待的眼神,“你現在有空了吧?”

    “是的太太。”邵堯恭恭敬敬的答道,“不知道太太要和我說什么事情呢?”、

    梁塵看了看四周,然后招招手說道,“我們去其他地方說吧。”

    不知道為何,邵堯有些抗拒,便建議道,“這里說就好了。”

    “不不不,還是選一處比較安靜的地方合適。”

    邵堯,“……”

    邵堯心里苦啊,可他也只能硬著頭皮去了。

    梁塵選了一處自認為沒人會打擾的地方后,才笑盈盈的跟邵堯說道,“其實呢,我找你說的也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你不用緊張的。”

    邵堯心想,我能不緊張嗎,畢竟嚴少會吃醋呢。

    可都來了,他好像也沒退路了,只能硬著頭皮說道,“不知道太太要跟我了解什么事情?”

    “是這樣的……”

    梁塵才開口,就被邵堯抬手打斷了,“等一下。”

    “怎么了?”梁塵不解的看著邵堯。

    只見邵堯把自己的手機拿出來點了幾下,然后放在桌子上,面不改色的說道,“我回了個郵件,太太請說吧。”

    雖說梁塵覺得邵堯這舉動有些奇怪,可她也沒多想,笑了笑便說道,“我就是想跟你了解了解嚴以驚的喜好和他的過去。”

    “原來是這件事情啊,太太何必這么神秘了,你大可以直接去問嚴少的啊。”邵堯很直男的道。

    梁塵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這種事情當面問,會有點怪怪的,你跟在他身邊這么多年,肯定了解得很多,我才會找到你的。”

    “好吧,不知道太太要了解什么,我一定如實告知。”邵堯誠誠懇懇的道。

    “我也不知道應該從何了解而起……”梁塵挺為難的,“不然……你告訴告訴我,他以前是個什么樣的人啊?”

    “嚴少?”邵堯愣了一下,看了看梁塵期待的眼神后,尷尬的說道,“少爺以前……是個很好的人,我們都很喜歡為他做事,因為他很有魄力和眼光。”

    “我不是說的這個!”梁塵無奈的打斷。

    邵堯挺為難的問道,“那太太想知道什么?”

    “我就是想問,他對人如何啊,喜歡什么啊,不喜歡什么啊這些。”

    “少爺對人……”不知道為何,一向能言善辯的邵堯,居然在這個地方卡殼了。

    似乎尋思了很久才說道,“少爺對人……很友善。”

    “看不出來啊。”梁塵表示。

    邵堯直接汗顏,“……其實少爺不是兇,也不是變態,就是要求高了點。”

    “兇?變態?”

    “啊,不是不是,我是說……”邵堯都快汗如雨下了,越說越亂,“那些都是別人說的,因為他們不了解少爺,才說他變態的,可跟在他身邊多年,我知道他并不是這樣的人,他就是有些桀驁不馴罷了,在事情上要求高了些,才讓人覺得他很難親近,雖然他說話很難聽,可嚴師出高徒啊……”

    這都什么跟什么啊!

    邵堯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

    梁塵在一旁聽得噗嗤一笑,“你別緊張,我大概知道了。”

    “太太……”邵堯都快哭了。

    梁塵趕緊說道,“沒事沒事,我不會告訴他的。”

    邵堯,“……”
江西福彩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