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異界大領主 > 第兩千四百六十九章 不安

第兩千四百六十九章 不安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大家現在不要再保留了,拿出你們的手段來,擋住林禮軒一些時間,然后,大家就可以撤退了。”周喬大聲的喊道。

    “好!”回應他的是一聲極其整齊,響亮的聲音。

    下一刻,這些儒門強者沒有再留手,一個個拿出了自己的殺手锏。

    大多數的人,拿出來的是自己的靈獸,還有一些強大的傀儡,這些靈獸和傀儡在被拿出來之后,這些儒門強者立馬是激發了它們身體里面的所有潛力,讓這些靈獸和傀儡的戰斗力上升到了極致。

    然后,這些傀儡和靈獸接替了這些儒門強者的位置,擋在了力量分身的面前,和眾多力量分身戰斗在一起。

    陣線漸漸的穩定之后,這些儒門強者沒有再停留,毫不猶豫的全速向后撤退,然后,也沒有和周喬說些什么,一個個的直接飛進了空間裂縫里面。

    短短不到半分鐘的時間,現場這邊就只剩下了周喬,胡子明,還有那兩個金丹后期的儒門長老。

    “周師兄,我們也走吧。”胡子明在一邊說道。

    “哎,不知道怎么的,我心里面怎么有一種深深的不安呢,好想這一次我們還是上當了。”周喬皺著眉頭說道,他心里面的危機感從剛才開始,就沒有消失過,而且,隨著時間的流逝,內心的不安感是越來越強,特別是他手上拿著傳送符的時候,這種危機感更加強。

    就好像他手上拿的不是救命的傳送符,而是讓他喪命的要命符一樣,所以,周喬現在真的是拿不定主意了。

    “周師兄,你看出問題了?”胡子明連忙問道。

    像是他們這樣的金丹期強者的直覺,胡子明可不敢小看了,另外,他心底其實也有一種不安感,好想那些空間裂縫就像是一張張血盆大口一般,進去了,就不要想再出來。

    “沒有,我看不出來,但是,心底的直覺告訴我,前面很危險。”周喬搖搖頭道。

    “這個”胡子明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但是,他知道現在時間極為緊急,可以說每一秒鐘都是極為珍貴的,他們根本消耗不起。

    “周師兄,空間裂縫本來就很危險,闖進去的話,絕對是九死一生的局面,所以,你心底會有一絲不安也不奇怪,可是,周師兄,我們使用的是傳送符,而不是去闖這個空間裂縫,所以,我們不會有什么危險的。”胡子明勸說道。

    “周師兄,我們時間有限,陰陽五行顛倒大陣不斷的恢復著,要是繼續猶豫下去,這個最后的機會我們就錯過了,所以我們還是快走吧!”最后胡子明拿出了時間上面的限制,這個最大的要害。

    “這”周喬心里面難受極了,胡子明說的這些正中要害,要是他繼續拖延下去,也許下一秒鐘陰陽五行顛倒大陣就會恢復,那時候他們還是死路一條。

    “難倒這個家伙看出來了?不會吧!”就在周喬他們遲遲沒有動作的時候,他們不知道的是,遠處一直緊盯著他們看的林澤臉上也露出了一副著急的模樣,好想很怕他們繼續這樣下去一樣。

    事實上確實是這樣,林澤很怕周喬他們繼續這樣僵持下去,因為周喬他們僵持的世間越久,他們看出問題的可能性就越大。

    這里有人會問了,這里真的有問題,還是林澤設置下的,可是,林澤是怎么設置的這個陷阱呢?

    嘿嘿,一切到現在還是一個秘密哦!

    “既然你們現在還是猶豫不決,那我就再幫你一把吧!”林澤嘴角露出一絲陰笑,然后,一道明令下達到了宋清修那邊。

    “是,主人,我這就去辦!”宋清修回答道。

    很快,之前守護在宋清修身邊的那個巨型力量分身,不,現在應該說是力量分身了,之前的幾次戰斗,巨型力量分身消耗了太多的靈力,現在身軀變的和一般的力量分身大小差不多。

    “轟轟轟!!”準元嬰期力量分身的戰斗力卻是是強,剛剛來到陣前,只是隨手幾次橫掃,就把前面的三十幾個筑基后期實力的靈獸給橫掃一空,一條空曠的通道,直接通到周喬這邊。

    “周師兄,真的是來不及了,那個力量分身現在殺過來了。”胡子明一臉焦急的說道。

    這個力量分身的戰斗力他可是親身經歷過的,他絕對不是對手,所以,真要被這個力量分身給接近了,那他的下場可想而知。

    “哎,看來這里面確實是有問題,不然的話,這個力量分身早不來,遲不來,為什么偏偏這個時候出現呢。”力量分身的出現,倒是讓周喬內心確定了這里面有林澤的陰謀。

    可是,最令周喬想不通的是,這個陰謀在哪里?具體又是什么樣的陰謀?

    這些問題周喬一直都想不通,這既然周喬內心很是郁悶,同時,也讓周喬的內心充滿了深深的失落感。

    這一次和林澤交手以來,周喬幾次被林澤直接打臉,算計上面,更是次次被林澤看穿,更是因此幾次陷入林澤設置的陷阱里面,差一點就逃不出來了。

    以前都只有他算計別人,讓別人落入他設計的陷阱里面,現在卻直接反過來了,這讓自喻天才的周喬,內心真的是深受打擊。

    現在,他又一次被林澤設計,并且,這一次他連林澤設計的是什么陷阱都看不出來,一下子,周喬內心滿滿的失落。

    “走,胡師弟,我們現在就走!”已經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力量分身帶來的力量壓迫感之后,周喬很是無奈的對身邊焦急萬分的胡子明說道。

    “既然我看不出你的設計,那就讓我親身體驗一下,看看你究竟設計了一個什么樣的陷阱在等著我們。”周喬心底一陣發狠,準備親身去試驗一下林澤的陷阱。

    當然了,這其實僅僅是周喬的一個借口罷了。

    事情很明顯的擺在那里,周喬要是不離開,那他絕對會被力量分身纏住,那時候,周喬就真的是沒有什么生路了。

    要知道,其他的儒門中人,現在離開的差不多了,現在周喬身邊就只剩下胡子明和兩個儒門長老了,這樣的實力,哪里抵擋的住林澤,所以,周喬其實已經沒有退路了,他唯一的路就是手上的傳送符。

    最后還有一點,周喬不怎么相信林澤設置的陷阱能夠影響到自己手上的傳送符的傳送,在他看來,要是林澤真的能夠影響到傳送符的傳送的話,那之前的那些空間裂縫就不可能出現,換成是他能夠影響空間能量的話,他早就關閉了這些空間裂縫,進而耐心的消耗掉他們的實力,最后來個甕中捉鱉。

    至于說周喬內心的不安,被他理解為林澤在外面布下了天羅地網。

    傳送符的傳送距離有限,一般也就是三四公里的樣子,這樣的距離,絕對還在林澤的天羅地網里面。

    而現在周喬身邊很明顯沒有多少力量了,所以,一旦陷入林澤的天羅地網里面,危險性比起陣法里面都要強。

    不過,這些周喬都不在乎,因為,他有足夠的自信可以逃脫。

    反正只要沒有陰陽五行顛倒大陣這樣的陣法圍困,那周喬想要逃走,還是不是問題的。

    以他的實力,只要是想要逃走,林澤想要留下他,難度真的是不小。

    所以,周喬不怕林澤在外面設下天羅地網,他有這個信心能夠逃脫林澤布下的天羅地網。

    “好,周師兄,我聽你的!”胡子明臉上充滿了驚喜,他就是在等周喬的這句話。

    “胡師弟,兩位長老,等到我們出去之后,不要和林澤的手下糾纏,全力突圍,只要能夠安全的逃出去,那就算是付出再大的代價,對于我們而言,也是一場勝利,所以,等會大家一出去,立馬分散逃走,大家各安天命。”周喬很是嚴肅的強調道。

    面對著敵人的天羅地網,分散逃離,才是最為正確的選擇,相反,大家要是聚集在一起,那才是尋死之道。

    “是,副門主/周師兄!!”胡子明三人一臉珍重的回答。

    “好,那我們現在就離開!”說完,周喬拿出剩下的四張傳送符,先是仔細的看了看胡子明他們,眾人相互點點頭之后,一臉鄭重的撕開了手上的傳送符。

    “呼呼呼呼!!”四道光芒閃過,周喬四人消失無蹤

    “哈哈哈,好好好,終于是上當了,哈哈哈”林澤直接大笑了起來,身邊知道林澤算計的黃權等人臉上也是露出了笑容。

    “大人真是厲害,不花費一丁點的力氣,就把這些人全部拿下,屬下佩服萬分。”陸萬林一臉欽佩的說道,眼神里面滿是嘆服。

    也難怪,本來陸萬林以為他們需要花費巨大的代價才能夠拿下周喬他們,想不到這一次林澤僅僅是一個算計,就可以說是零傷亡(前面還是有一些傷亡的,颶風獸死了不少)的拿下了周喬一行人。

    “相信周喬這些人現在絕對是一臉的懵逼狀,呵呵呵”曲靖文滿臉阿諛的說道。

    “哈哈哈哈”曲靖文的阿諛再次讓林澤一行人大笑了起來

    。
江西福彩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