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九龍圣祖 > 第2509章 不堪一擊的劇毒脈靈

第2509章 不堪一擊的劇毒脈靈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這一次,我絕對不會再敗!”

    仿佛是為自己打氣一般的話語從雪棄的口中傳出,讓得云笑臉上的冷笑不由更加濃郁了幾分,這女人莫名其妙的信心,到底是從哪里來的?

    既然剛才雪棄沒有意識到萬劍領域的威力,被籠罩在了領域的范圍之內,那今日此戰,云笑就有著無窮的信心。

    在自己的領域之中戰斗,而且對方還只是比自己高了半重境界,云笑并不會有太多的顧忌,他相信雪棄的很多手段,在這領域之中都會大打折扣。

    再說了,就算是不用領域,死在云笑手中的至圣境初期強者也并不是沒有,這雪棄確實是要比當初的帝宮特使摩勒強上一籌半籌,但也絕對不是完全不同的兩個境界。

    云笑也不相信這才一年多時間不見,雪棄的那些手段,一樣都不是陸沁婉傳授,像剛才那樣的出其不意,最多也就能施展個一兩次罷了。

    既然如此,無論雪棄接下來施展的是剛才的手段,還是傳自蒼龍帝宮或是陸家的脈技,云笑都不會再陌生,這才是他真正的底氣。

    嗖!

    雪棄并不知道云笑心里的想法,她表面上看起來渾不在意,其實心頭已經戒備到了極點,只見得下一刻,她伸出的右手之上,便是襲出一只碧綠色的奇物。

    “是脈靈!”

    隔著這么遠的距離,那些圍觀的修者們,也是第一時間認出了雪棄祭出的東西,乃是一只古怪的特殊脈靈。

    被雪棄祭出的古怪脈靈,長著兩只長長的手臂,一個圓圓的腦袋看起來人畜無害,但是后背之上的那對猙獰翅膀,都在昭示著這只脈靈并非常物。

    一時之間,圍觀眾人只是認出那是屬于雪棄的脈靈,但是這背生雙翅,又有長長雙臂的脈靈到底是個什么物種,他們就兩眼一抹黑了。

    就連云笑一時之間也沒有認出那到底是什么脈靈,要知道他前世可是龍霄戰神啊,見過的脈妖或是異靈數不勝數,連他都認不出來的脈靈,實在是少之又少。

    事實上這又是雪棄從龍噬洞中煉化的一只脈靈,當時的雪棄,第一時間想的并不是如何收拾這只古怪之物,而只是想著逃命罷了。

    最終雪棄擊殺洛堯,收取了千年龍丹和上古神器鎧甲,由于心中記恨,在出來之時找到那只古怪之物,最終將之擊殺,收為了自己的脈靈。

    在雪棄的猜測之中,這只脈靈不像是那些特殊靈智的異靈,倒更像是一只特殊的脈妖,她叫不出名字,但是這只脈妖對現在的她來說,無疑是極為契合的。

    因為這不僅是一只已經達到半步至圣境的脈靈,更是一只特殊的劇毒脈靈,和雪棄強大的毒脈之術相配合,往往能發揮出更大的威力。

    甚至雪棄還隱隱有一種感覺,要是遇到一些同樣強大的毒脈師,再放出這只劇毒脈靈的話,就能將對方的那一身劇毒據為己有。

    一般來說,一名毒脈師想將另外一名毒脈師的劇毒據為己有,那是相當困難的,因為劇毒一道千變萬化,若是想強行融合,說不定會讓自己身中劇毒而死。

    但擁有了這只神奇的劇毒脈靈后,雪棄卻是知道那些從敵人毒脈師體內吸收而來的劇毒,會先經過這只脈靈的體內,待得達到一個讓她吸收的臨界點之時,這才會萬無一失。

    這也是雪棄這兩三個月來毒脈之術突飛猛進的原因所在,但為此而死在她手中的毒脈師,就只能自怨倒霉了,誰叫他們不小心遇到了這尊煞星呢?

    直到此時此刻,雪棄都在牢記不施展蒼龍帝宮或是陸家手段的鐵則,祭出劇毒脈靈之后的她,還真想看看在面對這只脈靈的時候,云笑還能不能像剛才那般輕松?

    只是雪棄沒有看到的是,當他這只劇毒脈靈祭出的時候,對面的粗衣青年,眼眸之中卻只是閃過一絲疑惑,并沒有太多的顧忌。

    云笑眼中的疑惑,只是好奇這到底是一只什么樣的脈靈,連擁有龍霄戰神記憶的他,竟然都不認識的脈靈,說不定整個九重龍霄,都僅此一只了。

    可不管怎么說,這只雪棄祭出的脈靈,本身只有半步至圣境的修為,就算是有著雪棄脈氣的加持,云笑也是絲毫不放在眼里的。

    對上真正的至圣境初期強者,云笑或許還會有所顧忌,但只是一只沒有靈智的半步至圣境脈靈,又是在自己的領域之中,他又怎么可能放在心上呢?

    嗖!

    在云笑心中好奇升騰而起的當口,那只古怪的脈靈已是猛撲而至,其后背上的一對翅膀,讓其速度如同離弦之箭,轉眼之間就已經離他不過丈許之遙。

    尤其是那脈靈轟擊而來的兩只超長手臂,似乎蘊含著極強的力量,若是真的被其轟中,哪怕是云笑也會有一些麻煩。

    但在自己的領域之中,若是讓一只同為半步至圣境的家伙給轟中,那對云笑來到說豈不是太沒有面子了?

    唰唰唰……

    因此在下一刻,云笑手中印訣變動之間,無數的御龍劍影,赫然是出現在了那只劇毒脈靈的身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瞬間刺進了劇毒脈靈的身體之內。

    一陣輕響聲傳來,剛才還不可一世的劇毒脈靈,瞬間便被無數的御龍劍影刺得千瘡百孔,身上鮮血狂飆之下,氣息也是變得極度萎靡。

    沒有人知道這一切到底是如何發生的,或者說并不清楚其中的細節,也就是在無數劍影臨身之前,雪棄為什么不控制自己的脈靈躲避呢?

    雖然說躲避也未必能躲得開,但至少那也是一個機會,在眾人的眼中,那些御龍劍影刺到的時候,劇毒脈靈的身形,竟然連一絲一毫都沒有動。

    “混賬!”

    要說場中感受得最為直觀的,自然還得是雪棄這個脈靈的控制者了,在剛才那一刻,她并不是沒有想過控制脈靈閃避,但事實卻并不像她想像的那樣。

    無論雪棄手中印訣如何變動,那只劇毒脈靈卻好像脫離了她的掌控,絲毫沒有隨她心意變動分毫的位置,這讓她很是抓狂。

    因此雪棄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半步至圣境脈靈,活生生被無數劍影射成馬蜂窩。

    一個尸身無力掉將下去,最終穿破萬劍之域,掉落在下方的實地之上,發出一道大響之聲。

    “這就是你的手段?”

    云笑將目光從那古怪脈靈的身上收回,口中夸張地問出這句話來,口氣之中蘊含著毫不掩飾的嘲諷,卻讓雪棄沒有絲毫反駁的理由。

    畢竟事實就擺在眼前,那看似強橫的劇毒脈靈,堂堂的半步至圣境脈靈,在萬劍領域之中簡直就是不堪一擊,這對雪棄的打擊無疑是極其之大的。

    最讓雪棄心頭不安的,還是她習自龍噬洞的那些特有手段,已經盡數施展完了,卻只是讓云笑臉頰之上多了一道血痕,并沒有對對方造成什么實質性的傷害。

    而且雪棄依舊在云笑的萬劍之域內,她接下來需要施展的手段,恐怕就只有從蒼龍帝宮或是陸沁婉那里傳承而來的脈技了,對此她實在是沒有太大的把握。

    曾經的兩次戰斗,雪棄就已經吃了大虧,從那兩次大虧之中,她也吸取了一些教訓,她隱隱有一種猜測,似乎云笑對陸家和蒼龍帝宮的手段,都了解頗深。

    可是現在,雪棄那些屬于自己的手段都已用盡,卻依舊拿云笑沒有什么辦法,她借助千年龍丹提升的實力,就好像只是一個擺設一般,半點也沒有幫她取得勝機。

    雪棄心中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這一次胸有成竹的出來堵截云笑,恐怕又要功虧一簣了,接下來自己需要考慮的,已經不再是如何擊殺云笑,而是如何才能全身而退了。

    云笑固然是催發了祖脈之力才提升到半步至圣境的,但雪棄也不是真正的至圣境初期強者啊,她能引動的千年龍丹力量,也是有一個時限的。

    一旦這個時限結束,雪棄就會和祖脈之力結束之后一樣,陷入一個極度的虛弱期,而到了那個時候,若是云笑依舊能保持半步至圣境的修為,那雪棄將再無活命之機。

    這就是雪棄心中最大的擔憂,可惜此刻她已深陷萬劍之域內,就算是以至圣境初期的修為,想要輕松脫身也是極不容易辦到的。

    重新見到雪棄的云笑,由于心中的恨意,也絕不容許這個今生最大的背叛者輕松離去,兩世為人的他,最恨的就是背叛者了。

    前兩次讓雪棄逃脫,有著這樣那樣的原因,但這一次,云笑若是還不能將雪棄擊殺在此,恐怕連他自己都要懷疑,這女人是不是有天道在保護了。

    但在云笑的感應之中,整個碧雷城除了雪棄之外,都沒有任何一個至圣境以上的強者,甚至是連半步至圣境都沒有。

    就這樣的情況,云笑有絕對的信心擊殺雪棄,報得轉世重生以來最重要的大仇,也要為此刻還在摘星樓遭受折磨的母親,討還一個公道。

    。
江西福彩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