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快穿任務:炮灰來逆襲 > 第1577章 謀10

第1577章 謀10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紀元“……哎。”

    “怎么,不好說嗎?”衛和蘊的表情越發難看了。

    同時心里咯噔一下。

    紀元抿了抿嘴,悲傷地說道

    “如今國家遭逢大難,我卻無能為力,不能護我君主,是我的過錯。”

    “所以……”

    衛和蘊雖然小,但是接受教育也早,再者自小在宮中長大,這些話的潛臺詞還是聽得懂的。

    “小公子切勿過于悲傷,人生苦難頗多,堅強一些。”紀元寬慰道。

    衛和蘊卻沒有被寬慰到,只是問道

    “我只想知道他們現在是生是死,能否營救?”

    他自然也知道眼前的人手下有人,心里還抱著幻想。

    紀元極力表現出一副悲傷的表情,說道

    “根據消息,他們已經歿了。”

    衛和蘊的眼睛瞪了瞪,顯然有些難以接受,隨后眼淚在眼眶里面打轉,強忍著不流下來。

    紀元心里是沒多大感覺的,在他心里,皇上尤貴妃這些人不過是歷史上的人。

    他們自有自己的命。

    但眼前這位歷史書上的帝王如今還在童年時期就真真切切的站在他的面前。

    既然他的母親不給他溫暖,那機會就是留給自己的。

    他說道“小公子難過證明小公子是重情義的人,但事已成定局,小公子身上又背負著家國大仇,且振作起來,日后便能手刃仇人,也能給陛下和貴妃還有列祖列宗一個交代。”

    “真的可以嗎?”衛和蘊被紀元的話說得激動起來,感覺剛才自己因為噩耗而冰冷血液都又熱了起來。

    “可以,臣愿意輔助小公子完成復興大業。”紀元眼中似乎有星星點點閃過,目光灼灼地盯著衛和蘊。

    衛和蘊聞言,幾乎沒有考慮就同意了。

    因為自己是皇子,認為有人愿意輔助,愿意臣服是再正常不過的。

    紀元眼中閃過一絲滿意,果然還是小孩子好騙。

    他對衛和蘊說道

    “小公子,如今我們身上肩負大任,必須要充實自己才行,所以我會專門安排人來教導小公子習武讀書,愿意嗎?”

    這些都是衛和蘊在宮中每日必做的事情,倒也沒什么好排斥的。

    “現如今也不好暴露小公子的尊貴身份,還請小公子忍耐一下。”紀元又說道。

    衛和蘊都沒意見,在他最難,心里最空虛的時候,這個人果斷伸出手,付出自己的一切去拉他一把,他自然是信任的。

    而且這些安排也沒有毛病。

    但回去之后衛和蘊想想疼愛自己的母妃就這么死了,還是奔潰地大哭一場。

    又想到自己的親娘對他那么疏離,忍不住又哭了起來。

    紀元這邊得到了衛和蘊的同意,就忍不住跑去告訴孟離,把事情大致包括他與衛和蘊在他書房的對話告訴孟離。

    末了,他還感慨道

    “六皇子自小就有這般抱負特別難得,夫人你有福了。”

    孟離悲傷地笑了笑,笑的很勉強,喃喃地說道

    “可不是嗎?如今我的父親生死未卜,陛下也走到今日境地,只剩下一個孩子是我的靠山。”

    老爹沒了,老公沒了,就剩下個年幼的兒子。

    她怎么這么苦呢。

    說著說著,孟離的眼淚也跟著留下來,聲音更咽地說道

    “此后便是榮辱與共。”

    “說起來,還要感謝你搭救我們母子啊。”

    “如此大恩,今生怕是無以為報了,只能來世給您當牛做馬。”

    孟離戲精附體,越說越傷心的樣子。

    紀元“……”

    今生怎么就無以為報了,不是好手好腳站在這里的嗎?

    想報答有很多方式啊!

    最服氣古人說這一套,這就是耍無賴,這就是賴賬。

    紀元內心瘋狂吐槽。

    面上卻端著一副略微憐憫地神色,直嘆氣,一副不知該如何勸孟離的樣子。

    孟離一直拉著他,無非就是說皇帝當年還是對她好的,有過感情的,現在就這么沒了,她心里還是很痛苦的。

    該怎么辦啊?

    哭哭啼啼,最后成功把紀元哭得尿遁了。

    紀元走后,孟離抹了抹眼淚,其實沒擠出幾滴眼淚。

    裝哭也是有訣竅的,眼睛里面有了眼淚千萬不要抹掉,一抹掉想再醞釀出來就比較困難。

    就讓它在眼睛里,讓眼眶看著很濕潤,然后那份濕潤冰涼的感覺會讓你能擠出更多的眼淚。

    鶯兒看著自家主子,這么快就不傷心了,總覺得怪怪的,但又說不出為什么。

    想了想還是在旁邊說些話來勸孟離,孟離左耳進右耳出,心里想著別的事情。

    該謀劃起來了。

    之后幾日都沒見衛和蘊,鶯兒一直勸說孟離去看一看,現在正是培養感情的好時機,千萬不能生分了。

    但孟離就是不去。

    別說鶯兒感到不解,就是紀元也想不通為什么。

    衛和蘊也搞不明白,為什么不來看他。

    畢竟還是個孩子,打心眼里還是渴望母愛的,若是尤貴妃在他身邊,他自然不稀罕來自孟離這一份母愛。

    但尤貴妃不了,衛和蘊心里很是缺失和渴望,可是自己的母親就在跟前,也對他不聞不問。

    冷漠的令人發指,這讓衛和蘊忍不住咬牙,天底下真的有這么心狠的女人嗎?

    不來就算了,他不稀罕。

    正如紀元說的,他只要努力學習,成長的越快,復興就越快。

    到時候自己把屬于衛氏皇族的東西搶回來,又何須這一個女人的愛?

    天下人都會愛他!

    現在衛和蘊心中唯一的慰藉就是紀元,紀元再忙都會抽空去看看他,陪他,甚至給他講一些新奇的故事。

    所謂新奇不過就是現代搬過去的小故事,但對于衛和蘊來說,對方能講出這些故事,是很讓他敬佩的。

    有時候紀元還會陪著衛和蘊一起睡,相處模式如父如兄,衛和蘊心里越發對紀元依賴。

    紀元也開始暗示衛和蘊,拜他為干爹,是暗示,也不是直接說的,就說一些干爹和干兒子之間的感人事跡讓衛和蘊心生向往。

    從小就缺父愛,只得到母愛,現在父愛母愛都沒了,衛和蘊想要拜紀元為干爹的想法十分強烈。

    終于忍不住主動提出來要拜他為干爹。

    。
江西福彩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