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扛著AK闖大明 > 第813章 但求來世還能加入北洋水師(第二更)

第813章 但求來世還能加入北洋水師(第二更)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對馬海峽以西三百里的海面上,十艘大型商船船帆高掛向著西北方向而去。

    正值六月中,海面上晴空萬里,強烈的紫外線炙烤著海面,以及商船上的大明士兵。

    “大!大!”

    “小!小!”

    “老崔、老常不要墨跡,快拿錢!”

    “大人你耍賴!”

    ……

    瑪麗號商船船艙內,劉鴻漸站在桌子邊手里拎著個蒲扇呼啦啦的扇著,桌子上一片狼藉有酒瓶子、瓜子兒花生仁兒,還有一副篩子和一口大海碗。

    從島根向西南到達山東威海的北洋水師駐地,走海路至少要十天,就這還是處于夏季的順風洋流。

    劉鴻漸干脆搞起了與民同樂,在船艙內支了個攤子玩骰子,倒是也其樂融融。

    牛大棒槌光著個膀子頭上直冒油,崔更則敞開著肚皮忽閃著衣服吹涼,常鈺慢慢的掀開大海碗發現輸了一臉的晦氣。

    “大人,東邊有情況!”船艙外楊天寶小跑著過來稟報。

    “怎么了?可是網到大魚了?”劉鴻漸沒當回事,快樂的將崔更和常鈺等手下的錢裝進自己的腰包。

    “還看不太清楚,但應該是荷蘭人!”楊天寶嚴肅的道。

    ……

    “弗羅曼,你可看清了?刺殺科爾里奇子爵的當真就是那個大明王爺?”納什男爵放下望遠鏡問向旁邊的一個士兵道。

    “絕對不會錯,我在島根城見過那個人!”弗羅曼十分肯定的道。

    弗羅曼曾是臺灣總督歐瓦特的部將,后來被巴達維亞總督蘭斯洛特調去聯軍,又參與了與大明的談判,曾見到過那個殺死他們兩任總督的大明王爺。

    “哈哈哈哈!踏破鐵鞋無覓處,這是上帝給予我們的功勞,將戰艦上的帆全部升起來,給我將他們包圍了!我要活捉那大明王爺!”納什男爵哈哈大笑。

    想他本來只是這支分艦隊的三把手,就算此行有功,大頭肯定是被另外兩位子爵大人占去。

    可好巧不巧的是,瓊恩和科爾里奇都十分詭異的死掉了,如今不僅分艦隊歸屬于他指揮,上帝還給他送來了如此大的功勞。

    東瀛人或許無暇顧及殺死幕府將軍的幕后黑手,可荷蘭人不一樣,他們已經盯著島根城好些日子了,找到并活捉殺死他們指揮官的兇手,對于納什來說也算是個功勞。

    至少能讓他在這支分艦隊的位置更加穩妥。

    劉鴻漸曾經殺死了他們兩任總督和數千士兵,還奪走了臺灣島,荷蘭國上下無不對其恨之入骨,荷蘭執政奧蘭治甚至下了令,誰能殺死劉鴻漸便提任總督。

    納什男爵的這支分艦隊足足有六艘戰艦,其中還有一艘是二級戰列艦,而前方不過是十艘商船,這就等同于六個全副武裝的成年人對付十個剛滿十歲的孩子一樣簡單。

    商船大多載著貨物在航速上根本無法與戰艦相比,而且商船為了增加運貨量,壓根不配備火炮,大明的朝廷也不會允許商船配備火力。

    “感謝上帝!”納什男爵眼瞅著艦隊距離商船越來越近,在額頭化了個十字獰笑道。

    ……

    “大人,他們追上來了!”大副卜家耕扯著嗓子沖劉鴻漸道。

    劉鴻漸的商船確實是配備了火炮的,但限于商船的構造每艘船只有可憐的十門小口徑火炮,這些火炮對付一些同級別的商船還好說,打荷蘭人的戰艦無異于撓癢。

    問題還不止于此,商船上的風帆小航速沒有戰艦快,不到兩刻鐘時間荷蘭艦隊已經由遠及近的咬了上來。

    兩刻鐘時間在崔更的指揮下,全體商船只來得及把所有暗門打開,將所有火炮布置到位。

    十艘商船上,每艘分配了近一百名北洋水師的士兵,操作這些火炮自然不在話下。

    只是……螳臂當車,是所有人目前的真實想法。

    瑪德,大意了!劉鴻漸拳頭緊握望著已經可以看清桅桿的荷蘭戰艦道。

    轟——轟轟轟——荷蘭人的戰艦開火了,炮彈劃過長空落在商船屁股后頭濺起巨大的浪花。

    與劉鴻漸去歲一樣,納什男爵這是在示威,同時也是在測算炮彈射程和落點。

    “我nll!”劉鴻漸大罵一聲。

    但罵歸罵,劉鴻漸發現除了剩余的二十個狙擊手能偶爾發揮點作用外,他竟毫無辦法。

    “老崔,讓兄弟們都加把勁兒!”劉鴻漸沖另一艘商船上的崔更吼道,崔更是北洋水師靖遠號的艦長,一千人的水師士兵全部歸他指揮。

    轟轟轟——轟轟——又是一輪齊射,最后方的一艘商船受了重傷已經失去了行動能力。

    一刻鐘后六艘荷蘭戰艦變換了振興,以橢圓陣列開始向大明商船逼近。

    “大人,崔艦長的商船也受了傷,我們跑不過荷蘭人,我們的火炮甚至不能撕開荷蘭戰艦的防御!”大副卜家耕滿頭大汗的從船艙內跑了出來。

    他負責瑪麗號的整體布防和運作,眼見后方荷蘭人的陣型大吼道。

    “天寶,命令狙擊手們不用吝惜槍械和子彈,給我狠狠的打!”劉鴻漸沖桅桿上的楊天寶道,說完也端起一支ak朝著不遠處的戰艦掃射。

    楊天寶隨即向周邊商船上的屬下以手語發布命令,而后二十支ak開始噴吐子彈。

    但是荷蘭人似乎早有防備,所有的士兵都在戰艦內作戰,甲板上甚至連個人影都沒有。

    畢竟是只有六艘戰艦,也用不到旗手指揮,而戰艦的船板采用的也是十分堅硬的橡木、鐵木等制成,外層還覆蓋著專門的防護層。

    ak子彈威力是大,但也無法擊穿足足有一尺厚的復合船板,狙擊手們根本無法發揮威力。

    荷蘭戰艦的火炮不斷的噴吐炮彈,并不斷的縮小包圍圈。

    常鈺所在的寶昌號商船船艙內,一百名水師士兵光著膀子使勁兒的搖擼,遒勁的肌肉上滿是汗珠。

    “一二——一二——一二——”百戶官嘶吼著喊著號子,好讓所有士兵整齊劃一,以使商船能夠跑得更快。

    寶昌號后方是崔更所在的匹夫號,這艘商船的名字還是崔更給換的,他覺得這樣聽起來更爺們點。

    匹夫號船尾中了兩炮已經開始漏水,十幾個士兵一邊緊急封堵缺口,一邊拎著木桶頂著炮火往船外倒水。

    崔更咬著牙看著自己的手下,他似乎做了個決定。

    “常大人!再這么下去我們就要被包圍了!”崔更沖前方不遠處的寶昌號吼道。

    “崔大人,你說什么?”四處都是被炮彈擊中后掀起的浪花,常鈺沒有聽清楚。

    “勞煩幫我轉告王爺,卑職有幸效命于大人,但求來世還能加入北洋水師!”崔更也不管常鈺有沒有聽到,說完便從甲板跑進了船艙內。

    “兄弟們,報效大明的時候到了!”崔更沖還在努力劃槳的一百水師士兵道。

    ……

    。
江西福彩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