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最強修真學生 > 第2601章 沉水

第2601章 沉水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誰也想不到。

    這個時候,會有人出言頂撞嘲諷武德融。

    特別是舞修命,發現這出聲的人是林天后,他眼里頓時彌漫著濃濃的狂喜。

    武德融是什么人,是何等來歷,他比在場的大部分人更清楚!

    弄死在場的任何人,武德融不過是只需要個指頭,就能碾死螞蟻一般!

    作為舞家宗族的弟子,對于仙山宗門自然是有所了解。

    也早就聽說了舞家背后的舞衣山。

    很清楚那是怎么樣的存在!

    武德融,就是舞衣山的修仙天才之一!

    而,武德融本身就是個喜怒無常的人。

    一旦觸怒了他,何人結果都有可能!

    心情好了,興許就當做什么都沒發生。

    要是心情不好,下場絕對會很凄慘,小命不保!

    “小子,你狂,讓你狂!自覺自己是一名天才武師,就可以為所欲為了?這次得罪武德融,看你怎么死!”

    舞修命坐在輪椅上,臉上帶著興奮,嘴角露出殘忍的笑意,心下狠狠的想著。

    同時。

    他已經開始想象著,后邊林天可能的下場。

    想到武德融震怒,林天如一條死狗死在面前,渾身都不由得興奮顫動。

    從白惜瑩將他打敗到此刻,他心頭太憋屈了!

    憋屈得心口想要炸開了一般!

    如果林天下場凄慘,他便能狠狠的發泄心頭不快!

    在場其他人。

    從呆愣震驚回過神來,都微微深吸了一口冷氣。

    他們深感頭皮發麻,不由低下頭去。

    現場氣氛,凝固而死寂。

    “你剛才的話,是對本公子說的?”

    武德融本人也是怔住稍許,他納悶的打量了一番林天,最后愕然道。

    “阿貓阿狗不少,可如你這么囂張的,可沒有!”

    林天目光冷厲如刀,對武德融道“話,自然是對你說的了!”

    呼~

    得到確定后,武德融微微突出一口冷氣,跟著冷笑道“知道本公子是何人么?有些話你可真敢說啊!你知道,是死罪么?你知道,本公子說定的事,那就定了么?現在本公子要你死,你就得死!你命,本公子眼前就可以定!何況是本公子要的人!”

    這話。

    讓得站在武德融身后的舞銳等人,都一臉冷笑的看著林天,有些神色間還帶著同情之色。

    他們并非是真正的同情林天,而是覺得無知的螻蟻,如何都不明白強者的世界!

    其他許多人,都低頭不語。

    倒是舞大郎和楊秀華等,心下都焦急無比。

    旁邊的白惜瑩更是扯了扯林天的手,示意林天趕緊道歉。

    可,林天卻無視之。

    “口氣還真大!不過我不喜歡與叫囂的螞蟻計較!”

    林天嘆了口氣,微微搖頭道“榮慕云,你不要碰就好,其他我不管!千萬不要拿自己的無知與優越來作死!”

    完了!

    許多人因為林天這話心頭一突,滿是緊張起來。

    他們都-怕武德融要落下雷霆怒火。

    “找死!你這無知的爬蟲,簡直是死罪,跪下領死!”

    站在武德融旁邊的舞銳,怒指林天,厲聲呵斥。

    其他跟隨來的幾個青年,面色也陰冷下來。

    看樣子,就算武德融不動手,舞銳等幾人可能也要把林天給收拾了。

    “舞公子,幾位公子,息怒,息怒啊!聽老夫一言!”

    在暴風雨似乎要落下時,旁邊丁秋銳硬著頭皮踏步走出,連連對武德融和舞銳等人躬身道“林北武師年紀還小,涉世不深,免不了年少輕狂,因此話語上才有所觸怒!還請幾位公子先息怒!眼前我們前往舞衣島最是關鍵,眼前這事,等舞衣島結束了,再解決如何?”

    “我等比起幾位公子來,不過是螻蟻之軀,為了我們耽誤了大事,就得不償失了!”

    武德融詫異看來。

    “武尊!不錯!”

    之前沒注意,此時武德融才發現丁秋銳的修為,是這里除了他們幾個最高的了。

    而不算舞銳,興許其他幾個師弟,最多是與丁秋銳打個平手。

    “好!你這老頭的話不錯,不能耽誤了舞衣島!”

    武德融對丁秋銳點點頭,而后抬頭看向林天,冷聲道“看得出,你與那榮慕云認識?很好,回了無妄城,人,本公子要定了!而你,小命是本公子的了!不想死,就等著舞衣島之行結束,給本公子一個滿意的交代吧,興許還能保你不死!”

    “出發吧!”

    說完,武德融直接是不理會林天了。

    他冷冷朝舞大郎掃了一眼,便在戰船甲板最好的位置坐下了。

    其他人。

    都稍稍沉默了一下。

    不少目光落到林天身上,而后紛紛走開。

    “小子,算你運氣好,還能多活一會兒!但……你死定了!”

    舞修命從林天身旁推著輪椅而過,冷笑著留下了一句話。

    只是這話。

    卻讓得林天不由得笑了“沒弄清情況吧!是那武德融能多活一會兒!”

    此時。

    舞大郎和楊秀華以及丁秋銳都走上前來了。

    “少爺,丁長老,華姐,這……這怎么辦?”

    白惜瑩滿臉焦急,對三人急聲道。

    可她焦急,林天卻一臉淡然。

    這讓她極為納悶。

    “林北先生,你剛才沖動了!”

    丁秋銳嘆了口氣,對林天無奈道。

    楊秀華抿了抿嘴,低下頭,很是指責的道“都怪我!”

    “這怎么能怪你呢!”

    林天笑著對楊秀華搖頭,道“不用擔心,一個武德融罷了!”

    這……武德融罷了?

    一旁丁秋銳兩眼一瞪,滿臉無語。

    舞大郎則是沉默了,最后“他”搖頭道“等到了舞衣島,你找機會離開吧!或者到時候武德融都已經忘了這事了呢!至于榮慕云……她反抗不了,我們也反抗不了,也許這事她的命運!”

    林天攤了攤手,不再多言。

    之所以沒有立即對武德融動手,林天也是想趕快到達舞衣島。

    到時候再將家伙葬在那也不錯。

    戰船已經重新。

    茫茫夜色,大海浪濤爆涌。

    遠離了望魔島,四周的海面已經陷入了黑沉沉。

    只有遠處天邊隱約有著星星點點的燈塔,還有夜里航行路過的其他輪船。

    戰船經過了海上不少荒島,最后更是曲曲折折的從一片群島間穿過。

    當過了群島。

    舞大郎站起身來,大聲喝道“諸位,剛才我們穿過的,是屏風群島!而前邊,就是被屏風群島攔住了的沉水海域了!大家都回艙內做好,系上安全帶安全鎖,以保證安全!”

    。
江西福彩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