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都市仙尊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奪寶(二)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奪寶(二)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小輩,你好大的口氣!”

    此時。

    李玄緩緩站了出來,一臉陰笑說道“莫以為趁戈鎧公子不備將其斬殺,就以為自己天下無敵。”

    “在場之中,哪位天驕要戰你不是輕而易舉?”

    “你陳家底蘊不足,如今更是落魄到極致,你以為你還能與九陽域的諸多世家宗門相比?”

    李玄久居城主之位,又出身李家,雖然只是旁系,但他城府心機卻并不低。

    這簡單的幾句話,直接將各大天驕套死,而且也是在威脅陳遠。

    “張家又如何,金瞳族又如何,石家又如何?不過螻蟻罷了。”

    陳遠淡淡笑道。

    “無知小輩,不知天高地厚。”

    李玄皮笑肉不笑。

    他話音剛落,直接踏前一步,天君的氣息如驚濤駭浪般席卷而出。

    李玄修煉兩千余載才修煉到天君初期巔峰,論天賦,他自然無法與諸多天驕相比。

    但在這兩千多載的歲月中,李玄將自己的真元積累到了無比雄厚的地步,再加上他出自皇城李家,修煉的功法也不是尋常修士所能比的。

    如若不然,當初在城主府的時候,那些天驕就不會給一個彈丸之地的小城主面子了。

    “就憑你?”

    陳遠還未出手,祝胖子踏前一步,血氣滔天,天君之威直沖云霄,擋在了陳遠面前。

    祝胖子此前的境界一直都是在金丹境界,此刻卻是直接顯露出天君境界。

    而祝胖子自己也清楚,如今那魔天靈根的種子在陳遠那里,想要參悟魔神法則,可不能什么都不干。

    “你是哪里來的無名小卒,想要來攪這趟渾水?”

    李玄皮笑肉不笑。

    他話雖這樣說,但祝胖子顯露出來的境界卻是天君中期,這比他還要高出了一個小境界。

    李玄說話的同時,張虛身邊的一個老者此時也走了出來。

    李家與張家向來關系不錯,雖然李玄在李家的地位低下,但此刻都是為了那神劍寶藏,因此張虛派出了自家的供奉。

    因為他清楚,李玄不可能是一位天君中期的對手。

    事實上,當祝胖子走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是微微一驚。

    這個看起來平凡無奇的散修,竟然是一位天君中期,這已經可以與在場的天驕相比了。

    這一次。

    張家一共來了三位長老,而此刻這位身穿灰袍,身形佝僂的老者一走出來,氣勢瞬間就不同了。

    這股氣息巍峨如山,屹然不動,如鐵索斷江。

    雖然他并沒有將自己的氣息完全釋放出來,但依舊讓諸多修士感到壓抑,一些修為較低的修士甚至感覺到了窒息。

    這位老者站出來后,祝胖子頓時眼睛微微一瞇。

    他清楚自己的情況,此刻能動用的最大戰力也就是天君中期。

    但這個老者一走出來,胖子就感覺到了一股威脅。

    “天君中期巔峰。”

    祝胖子雖然感覺到了一絲威脅,但依舊是嘿嘿的笑道。

    “小輩,生命可貴,退一步海闊天空。”

    這位來自張家的林老沉聲說道。

    “交出神劍,以免自誤。”

    林老雙目如神,氣勢奪人。

    “自誤?”

    陳遠看著所有人,慢條斯理的笑了一聲,緩緩說道

    “我這個人有個環習慣,當有人要與我為敵的時候,我就忍不住熱血沸騰,若果說這是自誤,那我可能喜歡這種自誤。”

    說著。

    陳遠招了招手,將祝胖子以及盛雪沁直接叫了回來。

    他指了指李玄,又指了指林老,開口說道“你,你,你,還有你們。”

    此時。

    陳遠隨手指向石元,張虛等所有人,神情淡然說道

    “你們算什么東西?!竟敢讓我讓下手中兵器?”

    “與九陽域所有宗門世家為敵?這樣的事情聽起來雖然沒有多大的難度,但感覺還不錯。”

    “至于什么九陽域皇族,什么世家宗門,在我眼中不過是螻蟻罷了。”

    “既然你們想奪寶,那就滾上來,我一個人對付你們足以。”

    陳遠神情淡然,話語輕描淡寫,但卻帶著一股無限的囂張。

    這些聽在所有修士耳中,頓時讓所有人都笑了起來。

    金武更是踏前一步,冷冷說道“不知死活,大言不慚,就憑你,本座隨時都能斬了你!”

    “井底之蛙也干大言不慚。”石元同樣陰森說道。

    在場諸多修士更是哄笑起來,只有宮晉靈微微皺眉,她沒有開口,也沒有加入包圍陳遠的圈子。

    她總覺的眼前的青年沒有那么簡單。

    “一個斗雞眼罷了,你能斬得了誰?”

    陳遠輕笑一聲。

    他的話讓金武臉色驟然一鐵,厲聲喝道“畜生,看本座如何斬你!”

    隨著一聲怒喝。

    金武手中金色天刀驟然浮現,直接斬下。

    “哐當!”

    陳遠手中血劍直接一掃,將那金色天刀瞬間擊飛,金武整個人更是被逼的后退百丈。

    這一擊陳遠不過是輕輕一掃罷了,他甚至沒用動用法力以及任何的肉身血氣等等。

    “廢話少說,交出神劍,饒你不死!”

    此時,石元已經不耐煩了,他向前一步,渾身紫焰滔天。

    陳遠看了他一眼,緩緩說道“饒我不死?哪怕是你石家在天啟大陸的老祖來了我都無懼,就憑你也敢說出饒我不死?”

    “受死!”

    石元怒喝一聲,他周身紫焰滔天而起,夾帶無敵的氣勢殺向陳遠。

    與此同時。

    張虛,金武,李玄等人,也是一步踏前。

    他們瞬間形成了犄角之位,打算先行奪取寶物。

    “你們先退下吧。”

    陳遠心中突然生出一絲感應,緩緩對身旁的兩人說道。

    祝胖子沒有猶豫,直接帶著盛雪沁離開了祭壇。

    別人不知道為何,但他卻知道一些,這極有可能與魔天靈根有關。

    “找死!”

    石元雙目一寒,宛如穿透一切,渾身紫焰化作天火之刃,直接斬向陳遠。

    張虛手持青銅古鏡,雙目竄動,直接照射下道道璀璨的神芒。

    “殺了他!”

    李玄更是怒喝一聲。

    一時間,除卻宮家之外,后面無數修士盡皆沖了上來。

    這不僅僅是要殺了陳遠這么簡答,他們同時也想要搶奪寶物。

    “嘶嘶嘶!”

    就在這時。

    眾人所在的祭壇竟然緩緩而動,宛如盒子打開一般,一道道璀璨的銀芒從中射出。

    …………………………………………………………

    …………………………………………………………

    。
江西福彩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