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都市仙尊 >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鎮壓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鎮壓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殺了他!”

    李玄更是怒喝一聲。

    一時間,除卻宮家之外,后面無數修士盡皆沖了上來。

    這不僅僅是要殺了陳遠這么簡答,他們同時也想要搶奪寶物。

    “嘶嘶嘶!”

    就在這時。

    眾人所在的祭壇竟然緩緩而動,宛如盒子打開一般,一道道璀璨的銀芒從中射出。

    “轟!”

    一聲巨大的聲響隨之傳來。

    當那銀行沖天而起之后,一股恐怖的無敵之威驟然彌漫開來,將眾多直接轟飛。

    無論是張虛、金武亦或者是石元,盡皆如此。

    所有出手的人,無論是金丹還是天君,在這股威壓之下,都如同狂風掃過的落葉一般,全部被直接掃飛。

    在這瞬間。

    那滿天銀芒瞬間化作漆黑如墨的黑芒。

    而祭壇的地面之上,竟是有黑色的液體流出,宛如黑水一般。

    眾人仔細一看,這哪里是什么黑水,這分明就是黑色的血液,那股血液獨有的血腥位迎面撲來。

    一瞬間,血腥味彌漫這整片天地。

    這一股鮮血無比的妖異,雖然看起來仿如潑墨,但卻給人一種鮮艷無比的沖擊感。

    當這黑色的獻血沖天而起后,彌漫整個天空后,瞬間俯沖而下,化作數以萬計的血劍,直接斬向陳遠眾人。

    “轟!”

    陳遠輕笑一聲,手中弒神劍光芒四射,瞬間化作一片血海,將自己祝胖子盛雪沁兩人籠罩。

    “噗!”

    那些黑色的血劍似是感應到了這血海的可怕,也似是被克制了一般,瞬間止步。

    諸多黑色血劍當空一頓,直接凝聚在了一起,懸浮在半空中,宛如魔眼一般盯著陳遠。

    “嘶拉!”

    剎那間。

    這股凝聚成一團的血液瞬間化作一道道黑色的血線,從天降落,速度快如閃電,甚至看都看不清楚。

    “殺!”

    方才被沖擊飛的修士剛剛回到祭壇,見到滿天血線迎面撲來,頓時厲喝一聲,法寶兵器瘋狂斬出。

    “噗嗤!”

    然而,面對這股血線,無論你手持法寶還是兵器,都無法將其斬斷。

    瞬息間。

    血光四濺,一個又一個修士被那黑色的血線直接刺穿身體。

    “啊!!救命啊!”

    慘叫之聲不斷起伏。

    原本被那黑色的血線刺穿并不足以致命,但那血線在穿透他們身體之后,會依附在修士體內,將他們一身精血直接吸干,讓修士化作一具干尸。

    與此同時。

    在得到修士的精血之后,這些血線會變的比之前粗大數倍。

    “快逃!!”

    有修士施展術法,使用法寶,但無法斬斷這血線,又見到身旁的修士化作一具具干尸,頓時大加一聲,轉身就逃。

    “轟隆!”

    就在那些修士準備逃離的瞬間,在這大地之下,突然沖起一條條粗大的樹根,自己一道道黑影。

    消失了一段時間的樹根以及黑影再次浮現。

    這些樹根如同惡魔的觸手一般,那些黑影宛如厲鬼之魂,恐怖無比。

    “啊啊啊!”

    慘叫之聲依舊不斷響起,原本已經逃離祭壇的修士直接被那些根須刺穿身體,化作干尸。

    與此同時,那些黑影直接籠罩修士的尸體,緊接著,尸體之內又出現一道黑色的身影。

    “殺!!”

    石元張虛等人狂吼一聲,演化天君法則,祭出天寶,不斷斬向那如天羅地網般覆蓋而來的根須。

    然而。

    此時的根須遠比此前的那些要恐怖許多,就連那些黑影也變的更加強大。

    只聽到一陣陣噗嗤聲,祭壇之下的黑色鮮血不斷涌出,而這些鮮血化作黑色的血雨之后,竟是與這些一道道樹根連在了一起。

    當那些黑色的樹根吸入了黑血之后,頓時魔氣大漲,而且周身更是生出了無數細微的黑色針線。

    就在這個時候。

    在無數黑色樹根的中央,出現了一截只有兩三歲孩童高的樹樁。

    這樹樁看起來并不大,但卻如同魔界魔主一般,所有的黑色樹根以及黑影都是在它身上演化而出。

    更可怕的是,這樹樁竟是生長著一雙沒有眼白,完全呈現一片墨色的眼睛。

    當這樹根出現的時候,它的可怕遠不止這些。

    一時間,它似是溝通了天地之間所有的能量,將天地之間的所有能量都轉化成魔氣,沖天這片天地。

    “數百萬年的時間,竟然能夠生出主根之外,還能形成樹樁。”

    陳遠看著眼前的這樹樁,喃喃說道。

    “魔天靈根的樹樁?”

    祝胖子看到那生有眼睛的樹樁,頓時毛骨悚然。

    那一對雙眼讓人無法直視,祝胖子僅僅只是望了一眼,就似是感覺到在直視黑洞,神魂要被其直接吸走一半。

    與此同時。

    一條條樹根瘋狂的擊殺著諸多修士,但更多的樹根則是朝著祭壇中心涌出的黑色血液不斷吸食著,顯得無比的貪婪。

    而那個不斷冒出黑色血液,宛如泉眼的地方,正是陳遠拔出弒神劍之后所浮現的一個小口。

    “這……這是什么東西?為何那魔物會不斷吸收著那黑色的血液?”

    “難不成,這是魔血嗎?”

    祭壇中心那黑色的血液不斷涌現,化作道道血絲,一邊擊殺著修士,一邊被魔天靈根的樹根吸收著。

    盛雪沁看著這一幕,不由的毛骨悚然。

    她從未見過魔血,但不知道為何會脫口而出。

    在這瞬間,盛雪沁感覺自己體內的血液似是開始不斷轟鳴,就如同要破體而出一般。

    尤其是在見到那魔物樹樁之后,她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那樹樁上的一對純黑的眼睛明明沒有望著她,但盛雪沁卻感覺自己被鎖定了一般。

    “這是魔血,準確的來說,是至高魔血。”

    陳遠淡漠說道。

    他此時已經明白,這魔天靈根并非自己扎根在這里,而是被人鎮壓在這里!

    陳遠手中的那病弒神劍,就是鎮壓之物,也是陣眼所在!!

    一時間。

    陳遠心中也是震撼到了極致。

    究竟是什么樣的恐怖存在,才能將魔天靈根鎮壓在這里?

    而且還將魔天靈根那一身足以比肩魔神血液的精血全部提煉出來,封印在這祭壇之下!

    陳遠看了看手中似是有些興奮,微微顫抖,發出一絲絲劍鳴的血色木劍,心中似是有了些頭緒。

    …………………………………………………………

    …………………………………………………………

    。
江西福彩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