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九轉神帝 > 第一千九百八十六章 搞事情

第一千九百八十六章 搞事情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第一千九百八十六章  搞事情

    第一千九百八十六章

    丁烈的動作,落在其他人眼里,頓時讓人心中一緊。

    之前的兩次出手,沒有人再敢小覷丁烈。

    尤其是在這個關頭,最頂級的強者都在煉丹,若是被丁烈打斷,那后果可就不堪設想。

    據了解,這場終極考核,一共只有七天時間。

    之前在神光中得到機緣,耗去三天時間,總共只剩四天。

    四天之內成丹,還需要品級高的丹藥,這對于在場的煉藥師而言,都是一個巨大的考驗。

    在加上這是一場無規則煉丹,可以隨意出手,這讓本就時間緊迫的煉藥之途,顯得越發艱難。

    此刻,方紫龍身側的血衣青年和嫵媚女子都是緊盯著丁烈,眼神不善。

    不僅是他們,之前盯上丁烈的那些人,都是在這一刻有些發怵。

    “我起個身而已,你們慌什么。”丁烈伸了個懶腰,緩聲道。

    “嗚————”

    就在這時,天地間忽然回蕩起一身極其古怪的聲音,滲入人的神魂,讓人心生恐懼。

    砰砰砰————

    緊接著,一連串的炸爐聲響起。

    “草!”

    不少人都是怒罵不已。

    原來,那古怪的聲音影響到了煉藥之中的人,導致炸爐,甚至有人被炸傷,慘烈不已。

    “什么鬼聲音?”

    這個聲音并沒有停下,而是在不斷的傳出,仿佛從四面八方涌來,又好似在眾人耳畔低響。

    無數人都是露出凝重之色。

    這個聲音,透著詭異,讓人心里面仿佛被貓抓一樣,極其難受。

    “喝————”

    就在眾人驚疑不定時,又是另外一種聲音響起,充斥著無盡戰意,猶如天神下凡,威震諸天!

    兩種截然不同的聲音交織,讓人神魂錯亂,根本無法煉丹。

    砰砰砰————

    又是一連串的炸爐聲響起。

    兩種聲音,讓更多的人直接失敗炸爐。

    “他娘的,這到底是什么聲音,該不會是你在搞鬼?”有人盯上了丁烈,眼神陰沉。

    這頓時讓不少人都是看向丁烈。

    各方天驕之中,煉完丹藥的,就只有丁烈一人,在加上丁烈剛剛起身的動作,讓人覺得可疑,不少人都是懷疑起丁烈來。

    別說其他人了,就連赤云圣子等人都覺得有可能是丁烈在出手。

    只不過,作為麾下之人,赤云圣子當然是站在丁烈一邊,他冷聲道“自己定力不夠炸爐了,還怪我家主人?那你吃屎噎著了是不是還要怪拉屎的人?”

    “你看他們為啥沒炸爐?”

    赤云圣子罵罵咧咧地道,指向其他還在專心煉丹之人。

    砰砰砰————

    然而赤云圣子話剛落地,那些人立馬是炸爐了。

    這頓時讓人臉更黑了。

    就連赤云圣子都覺得有些許尷尬,但他還是臉皮厚,又指向卓云崎、司空月、唐鑄等人“他們不也沒炸。”

    轟轟轟————

    然后,全部炸了。

    甚至連方紫龍等人都險些被影響到。

    “你這嘴是開過光的吧。”卓云崎面沉如水,冷冷地看著赤云圣子。

    此時,那兩種聲音還在繼續,影響人的心智。

    丁烈咧嘴一笑,淡然道“可曾聽聞‘鬼哭神嚎’。”

    “你們真以為無規則煉丹只需要防備住其他人就可以了?”

    “都是幾百歲的人了,怎么還這么天真。”

    丁烈搖頭失笑。

    無規則煉丹,除卻要防止修士干擾之外,還會有各種異象乃至怪物出現,影響人的煉丹,‘鬼哭神嚎’只是其中一種罷了。

    場下,還沒炸爐的人只有不足二十人。

    武敬天、古青風、白素瑤、厲麒麟、方紫龍、青炎圣子等人都還在煉丹之中。

    相比之下,他們的穩定程度要高太多了。

    丁烈的一番話,讓在場之人都是反應過來。

    卓云崎皺眉看了丁烈一眼,沒有說什么,拿出新一份的材料,繼續煉丹。

    其余人也是紛紛如此。

    “相公,這真不是你搞的?”然兒小聲給丁烈傳音道,似乎有些不信。

    丁烈翻了個白眼,“你見過你相公偷偷摸摸搞別人嗎?要搞那就光明正大的搞。”

    然兒認真地想了一下,憨憨地道“對哦,相公一般都是光明正大的收拾別人。”

    丁烈被然兒的可愛逗笑了,笑著道“你們就在這里呆著吧,我要去搞事了。”

    言罷,丁烈徑直飛向其中一座煉藥臺。

    那里,光明神子雷光明正在重新煉丹。

    看到丁烈飛來,雷光明頓時眼皮一跳,沉聲道“丁烈,你欲何為。”

    丁烈落在煉藥臺上,俯視著雷光明,淡淡地道“我問,你答。”

    “光明神王是不是在光明神殿?”

    雷光明微微瞇眼,平靜地道“本神子不認識。”

    “不認識?”丁烈嘴角一翹,手中黃金棍一棍掃出。

    ‘嘭————’的一聲,黃金棍直接橫擊在雷光明的臉上,雷光明慘叫一聲,瞬間倒飛出去,眼淚都痛出來了。

    “你欲何為?”雷光明痛的滿臉猙獰,獰聲道。

    丁烈淡淡地看著雷光明,輕吞慢吐地道“踏平光明神殿。”

    雷光明獰笑起來“就憑你?”

    “就憑我。”丁烈神情冷漠“今天我也不會殺你,只是教訓你一下,回去通知一下光明神殿,要么交出光明神王,要么等著被我踏平。”

    雷光明陰冷地看著丁烈,本想放點狠話,但不知為何,迎向丁烈那雙眼睛的時候,他愣是什么也沒說出來。

    教訓了一下雷光明,丁烈轉身飛向天魔血海之人。

    那人是一位二十出頭的白袍青年,腰間挎著一柄長刀,眉目凌厲,看到丁烈飛來,他主動放棄煉丹,先行開口道“你與我天魔血海之仇,我景云風并不知曉,所以還請不要找我麻煩。”

    嘭————

    然而,丁烈卻是直接一棍抽廢這景云風,撇嘴道“之前暗殺我的那個衛宇,你難道說你不認識?”

    景云風痛的臉皮抽筋,他眼中滿是猙獰,咬牙切齒道“不認識。”

    “很好,我喜歡你這種嘴硬的家伙。”丁烈又是一棍甩在景云風的側臉,直接將其幾顆大牙都給打飛,頓時是滿嘴血污,凄慘不已。

    周遭的人看到這一幕,都是躲瘟神一樣飛速離開,生怕被丁烈盯上。

    這家伙就是個變態!

    。
江西福彩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