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撿漏 > 3091 第三支奇兵

3091 第三支奇兵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既然張老三這張牌沒用,你干嘛把這張牌打出來?“

    “這不把張老三也暴露了嗎?”

    “親哥……”

    七世祖的這話頓時吸引住了無數人的注意力。頃刻間張家愷和伍蒹葭齊齊凝望金鋒,眼中充滿了期待。

    金鋒自顧自的抽著煙,頭也不抬輕聲說道“誰說張老三就不是奇兵了?”

    這話頓叫七世祖等人怔立當場,滿腦子疑竇重重。

    金鋒飛速的在一張紙上畫著點位,完了將紙條交給肖夏讓他馬上送出去。

    這里面嚴禁禁用手機和一切電子設備,還加了電子干擾和屏蔽。所有的消息都只能采用最原始的手段。

    慢慢抬起頭來,金鋒輕聲說道“本來這次不會讓張老三出場,只是臨時加的角色。”

    說一半留一半的話讓七世祖絞盡腦汁也無法猜透金鋒的想法。

    “嘿嘿嘿……”

    “親哥,那把玄微剪……該不會是你傳給張老三的吧?”

    “要不你把那把剪子給我吧。我來做賒刀人。”

    “我賒把刀給你,完了我再給你一個箴言。就說等你做了kg,of,theworld……”

    “閉嘴!”

    一聲閉嘴讓七世祖的賒刀夢化作烏有,包小七無盡蕭索搖搖頭愁腸千結,卻又無可奈何閉了嘴。

    “人人都可以做賒刀人。唯獨你,不行。”

    “好好看著我的產業。”

    說完這話,金鋒掐滅煙蒂拎著從茶杯走出休憩區慢慢步入廣場,走上臺去,頂著烈日坐在自己第一排的位置。

    青依寒以練氣大圓滿的驚世修為殺入授上清箓決戰,這只是一個開始。

    接下來的大戰,才是重中之重的重頭大戲。

    看著金鋒贏痩的背影,伍蒹葭幾個人心里都在想著同一個問題。

    “嘿嘿嘿嘿……”

    七世祖搓著雙手在偌大的休憩區里走起了不倫不類的步罡踏斗到了伍蒹葭跟前,眉飛色舞擠眉弄眼的叫道。

    “武仙子,長日漫漫無心睡眠,要不要咱們來玩玩?”

    伍蒹葭玉臉一沉,寒霜滿布。

    七世祖卻是嘿嘿又笑了起來,小奶狗的俊臉滿滿的賤笑。

    “你想多了啊,我說的玩,可是賭!”

    “我開莊!”

    說著,七世祖環顧全場笑著說道“雷老十就是個打醬油的。張老三第一,青依寒第二……”

    “那么問題來了……”

    “誰又是我親哥的第三支奇兵?”

    “來來來。買定離手。壓得多賠得多。”

    任憑包小七吼破了喉嚨管,休憩區都沒有人理會他。這叫包小七很沒面子。

    眾多人不是不想壓注,而是金鋒布的局,沒人看得懂。

    “小七……”

    “噯。青竹嫂……姐,來了!”

    包小七沖著曾子墨諂媚的笑著,自己給了自己一巴掌,小跑到了梵青竹跟前。

    “壓一千。”

    “你哥的第三支奇兵,就是你親哥!我贏了,你賠我一套房子。”

    “噗!”

    “介個,介個……好……好吧。”

    這話出來,一群人一愣之下,紛紛眼前一亮。

    雖然梵青竹的注碼低得沒邊,不過七世祖倒也不敢說什么。不過這個在隨后卻是感覺有些不妙。

    趕緊轉過身掰著自己的拇指掐了又掐,越掐越覺得不對勁。

    不對啊。

    少爺我怎么感覺要輸的節奏捏?

    我親哥怎么可能親自擼袖子下場呢?

    咝!

    難道我親哥真的要手刃張承天而后快!?

    完了!

    這回虧大了。

    忽然間,七世祖想起自己親哥剛才在紙上畫的那幾個紅點,頓時放下心來。

    那才是我親哥的奇兵呀。

    青竹嫂子,輸定了!

    少爺我的房子保住了。

    哼哼哼!

    你雖然是我二嫂子,但你真還沒有我了解我親哥。

    少爺我是誰?

    我是本大洲僅次于我親哥和鄭威王的三逼王。

    論到這個世界上誰最了解我的親哥?

    非少爺我莫屬。

    就在七世祖架上望遠鏡望向臺上暗地里竊笑不已的時候,他卻發現了一個很奇怪的事情。

    左邊的燈染和寶島省最年輕的首富許吉安齊齊起身飛快奔向場外。兩個人的神情極為慌張,臉上焦灼得不像話。

    而七金剛的龍淵翔則站在人群中沖著李天王低低的說著什么,跟著龍淵翔重重點頭,面色極為凝重,轉身快步往出口處走。

    這個發現讓七世祖極為震驚。

    要知道,龍狗屎這個牛逼得爆炸的七金剛昨晚上輸了整整四千多萬,連眼睛都沒眨一下。

    現在卻是感覺天都塌了一般。

    再看李天王的時候,七世祖陡然間瞪大眼睛,眼睛都直了。

    李天王的身邊竟然站著一個自己非常非常熟悉的人。

    那人在靠近李天王之后,徑自將一個手機悄然遞到了李天王的手里。隨后李天王便自隨著用餐的人群走向北邊的上清宮。

    七世祖正要調整視距看個明白,李天王卻是突然間轉過頭來,嚇得七世祖趕緊放下了望遠鏡。

    天師廣場擴建之后,上清宮距離天師府也不過五六百米的距離。那里是曾經張道陵修道的地方,最著名的天師草堂就在那里。

    今天來的賓客貴胄眾多,加上道門上下,廣場上密密麻麻不下三四千人。

    七世祖能在這樣噪雜的環境里看到李天王的異動,簡直就是個奇跡。

    等到李天王走進了天師府,七世祖不動聲色起身悄然就要跟了上去,突地間這當口臺上一個聲音大聲傳來。

    “正一,張承天天師,請授上清箓。”

    七世祖猛然打了個哆嗦,急轉頭瞪大眼睛,望向天師府。

    張承天的名字喊出來的那一刻,還留在場地上的人全都站了過來,心頭掀起一抹難以言狀的激動。

    “道尊出來了!”

    “道尊出來了。”

    當張士朋念出張承天名字來的那一刻,邵建、王瑾瑜和青依寒三位大真人齊齊起身,轉向天師府,迎接張承天,以示對張承天的尊敬。

    自1999年武當山羅天大蘸之后,張承天就坐上了道尊的寶座直到今天,已經整整二十一年。

    而邵建則做了道門協會的大會長,到現在也是二十一年。

    至于當年一同協力完成羅天大蘸的王瑾瑜和鐘華,則一個遁隱不出,一個身死道消。

    那一年張承天做是做了道尊,但有一件儀式并沒有舉行。

    那就是授上清箓!

    這個道尊之名嚴格說起來,并不算是實至名歸。

    1999年武當山羅天大蘸之后的十多年后,也就是2017年,在青城山,整個道門又做了一場羅天大蘸。

    上一次羅天大蘸由于科技關系,從未有過爆光,也沒人知道上一次的具體情況。

    青城山羅天大蘸在當時震驚了整個世界。

    震驚世界的原因,那就是這一次羅天大蘸是由道門協會親自主辦的,擱在以前,那就是奉命!

    更恐怖的是,青城山羅天大蘸也是整個神州有史以來規模最龐大的羅天大蘸儀式。

    羅天大蘸的主會場在青城山,而分會場卻是多達十幾個。其中還包括了第一帝國、星洲、大馬、東桑多個海外分會場。

    據說那一次羅天大蘸青城山現了異象,但很快全網視頻都全遭刪除。更是引起了無數人的猜測。

    如此頻繁舉行羅天大蘸,更是叫無數信眾都感到驚懼。

    道門規模最大規格最高的儀式就是羅天大蘸。

    就算在唐朝,羅天大蘸也不過舉行了三次。而北宋也不過舉行了四次。

    整個明朝,則找不到一次朱家王朝下旨舉辦羅天大蘸的史料記載。

    而整個清朝兩百多年到上世紀中葉,也不過短短的四次。

    青城山羅天大蘸是由張承天主祭,邵建跟王瑾瑜做的副手。到現在,網絡上也只能看見一些無關痛癢的圖片。

    那一次張承天有驚無險主祭完了羅天大蘸,聲威聲望更進一步,大有帶領正一力壓全真重現正一統帥道門無上輝煌趨勢。

    但是,在道門之中,張承天這個道尊的名頭,依然頗有爭議。

    。
江西福彩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