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撿漏 > 3092 誰來了?

3092 誰來了?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雖然張承天都是以道尊的名頭自居,外界也人張承天這個道尊,但道門內部大部分人并不以為然。

    其他小門小派倒不敢亂說,不過全真上下卻是頗有微詞。

    尤其是在安雄新區那塊,全真和正一大打出手取得驕人戰績之后,全真上下更對張承天充滿了玩味。

    今天,就是張承天證明自己的大日子。也是道門全體見證張承天這個道尊真正實力的大日子。

    昨天今天顯現的異象與龍虎山開山大典重疊,叫人無法分辨這些異象是不是和張承天的筑基有關。

    光是那剛才短短急聲的雷鳴爆響還不足以證明張承天筑基成功。

    這一次,張承天想要蟬聯道尊,必須要完成上清箓的考核。

    一片肅穆肅靜中,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那巍峨霸氣的嗣漢天師府入口。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足足等了好幾分鐘都沒見著張承天出來。現場開始有了躁動。

    又是三分鐘時間過去,已經出關的張承天還是沒有現身。這讓全真上下都有了些不滿。嗡嗡聲開始在全場四下蔓延。

    既然念道了張承天的名字,那你就應該出來,這不僅僅只是對上清箓的尊重,也是對參與請授上清箓的三位大真人的尊重,更是對全道門子弟的尊重。

    更別說,還有邵建這位道門大會長的存在。

    你張承天不過只是天師,而邵建可是實打實的會長。

    漸漸地,現場的氣氛變得有些尷尬。正一多個門派的弟子也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勁,低著的腦袋左右四下張望,臉上充滿了疑竇。

    慢慢的,廣場上躁動聲變大,全真弟子變得有些急躁,丹鼎派的弟子雖然人數少,但在這時候也跟著全真弟子一起制造起了噪音雜音。

    八分鐘。

    足足八分鐘的時間過去,天師府門口依然沒有出現任何人的影子。

    這時候就張士偉一幫人也開始慌了神。

    明明張承天都已經出關,卻是待在天師府內按兵不動,這種無聲勝有聲的打壓和自抬身價的行為著實叫人無比的憤慨。

    無數人在這時候暗地里叫著裝逼犯!

    哪怕是受了金鋒命令的七世祖謝廣坤幾個世祖也在這時候蠢蠢欲動,準備登場打擊張承天可恥的裝逼犯行為。

    中午十二點多毒辣的日頭下,整個廣場道門上千名大大小小的道長道士站在那里已經超過了九分鐘的時間,而還是依然沒有等到張承天的出來。

    很多人慢慢變了顏色,從道門九位見證者真人們開始,包括張士朋王若健跟陳恭三大師的臉上都浮現出一股子的不悅。

    耳畔傳來的噪雜嗡嗡聲越來越大,正一上下的臉上都有些掛不住。

    再這么下去的話,群情憤怒憋到臨界點的話,怕是要收不了場了。

    張士朋偏頭沖著張士偉遞了眼色,張士偉即刻轉頭走進天師府,去看過究竟。

    忽然間,一陣鼎沸的騷動聲從廣場外傳來,一下子就把道門的騷動聲鎮壓下去。

    正準備上場攪局的七世祖謝廣坤幾個世祖循聲望去,頓時嚇了老大一跳。

    只見著廣場入口處人潮洶涌人頭攢動,似乎來了很重要的大人物。

    看那架勢,似乎對方的來頭比樓建榮還要大。

    就在包小七幾個世祖驚疑困惑間,入口處附近的嘉賓貴賓們紛紛起身快步走了過去。

    嘩啦啦啪啪啪的掌聲在這時候忽然響起來,就跟過年放鞭炮似的。

    七世祖趕緊舉起望遠鏡去看,冷不丁的,后面傳來了一聲我操的粗口。

    包小七慌不迭的回頭去看,頓時縮緊眼瞳爆出一句我操。

    還沒等到包小七我操聲消失,右邊的謝廣坤又大叫了一聲我操。

    包小七急忙回頭再看,陡然一下眼球凸爆“我操!”

    只見著遠處的上清宮大門口涌出無數嘉賓貴賓,疾步快速向廣場走了過來。

    現在是飯點時間,這些嘉賓貴賓們本應在上清宮就餐,完了再在里面午休。等到新道尊出來以后再做恭賀。

    然而現在,這些嘉賓貴賓們全都跑了出來。

    眨眼間的功夫,那些貴賓貴胄們便自到了包小七跟前。包小七一幫世祖們早已驚得來下巴都掉在了地上。

    只見著這些動則十億百億千億身家的神州富豪們一個個神情激昂激動,疾步如風一般快速從遠處走來,直直奔向廣場入口。

    有的富豪甚至還你爭我奪的小跑了起來。

    這一幕就跟大年初一大寺大廟爭著燒頭炷香那般瘋狂!

    看他們的臉上那鄭重肅穆、激動無比的表情和面容,七世祖腦子都不夠用了,甚至懷疑自己走錯了片場。

    包小七謝廣坤黃宇飛一幫子世祖們全都看傻了眼。

    他們,這是在干嘛?

    哪個大人物來了?

    樓建榮都已經是天花板級的巨佬boss了。

    這神州能比樓建榮大的……

    咝!

    不是吧。

    難道是終極boss來了?!

    這不可能啊!

    正在七世祖急速思索間,幾個世祖又看到了絕不可能的一幕!

    整個廣場站起來的富豪們越來越多,各個休憩區里出來的富豪們也越來越多,無數人富豪們臉上露出振奮驚喜的表情,紛紛朝著那入口處快速疾步走了過去。

    一個休憩區的人走了起來,五個修葺區的人走了起來,十個休憩區的富豪們走了起來。

    廣場上,東邊的富豪們站了起來,西邊的富豪們站了起來,四面八方的富豪們全部站了起來,同時望向一個方向,宛若在接受檢閱的隊伍。

    跟著,掌聲雷動,聲裂云霄。

    看到這一幕,七世祖張大嘴瞪大眼,整個人都懵了。

    不是吧!

    連雙馬都去了?

    我操!

    虎首富也去了?

    我的天……

    那不是我親哥的好基友李牧瞳嗎?

    他也去了?

    猛地間,七世祖打了一個哆嗦,尖聲怪叫“郭爺爺!”

    距離自己不過三十米外,一個老人拄著拐杖走出休息區,在幾個家屬的攙扶下快步走向南邊的廣場入口。

    七世祖嘴里的郭爺爺可是曾經跟包家并駕齊驅的首富,兩家人在這三十年間財富交替上升,首富寶座也是交替更換,直到五年前包家才穩住了首富的位置。

    但在私底下,郭家的財富還真的不比包家的少了。

    在大馬,郭家可是最神秘的富豪家族,妥妥的隱世豪門一級。

    看到自己郭爺爺拿著拐杖在越走越快,最后竟然讓保鏢背著自己快速沖向入口處的畫面,七世祖眼珠子都停止了轉動。

    也就在這時候,一朵黃云從自己身邊掠過,黃云身上的念珠打在自己身上痛得七世祖驚醒過來。

    “我……”

    下面的話還沒罵出口,七世祖又復打了一個哆嗦,眼瞳縮成針眼大小。

    “鑫立晨大師?!”

    “我操!”

    “他在飛嗎?”

    只見著黃云翻滾濺,肥肥胖胖至少兩百多斤的鑫立晨大師從自己身邊急速掠飛過去。

    那樣子就像是競走冠軍在最后的沖刺!

    “我尼瑪,到底誰來了?”

    。
江西福彩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