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當反派真難 > 第一百五十一章,魔界深淵

第一百五十一章,魔界深淵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至于白云展和葉俞的情況卻更為復雜一些,因為兩人此時居然同時被困在了魔界深淵當中。

    要知道這個世界的人實力雖然不怎么樣,但是每一個世界往往都有著一些特殊的險地,這些地方常人根本就不敢靠近,因為靠近者必死。

    而魔界深淵就是這個世界最為可怕的一個險地,其中存在著大量直到現在人們都還無法解決的問題,當然無法解決指的是這個世界的強者。

    至于白云展和葉俞能否解決就要看他們的能力了,畢竟白云展怎么說也不是一般的天才修士,如果連他都解決不了的話,那能解決的人就真的少之又少了。

    “靠,這個迷宮也太奇怪了吧,居然連我的真實之眼都能屏蔽。”再一次嘗試使用真實之眼為自己尋找到葉俞失敗的白云展無奈的說道。

    就在十天前,白云展終于追蹤到了葉俞的位置,只是讓白云展沒有想到的是葉俞居然進入了一個巨大的地下深淵當中。

    發現這一點后,白云展自然要跟下去了,畢竟他的任務就是監視葉俞的整個行動,搞清楚黑魔門的人想干些什么?

    只是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剛下來就出了問題。

    在這個深淵下,他不但無法使用精神力去探測深淵中的情況,更讓他不解的是,自己使用真實之眼都無法看明白這個深淵到底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個時候白云展終于明白了,這個世界并沒有他自己想像中的那么安全,有些東西永遠不是他們所能完全明白得了的,就好像眼前的深淵一樣,其中存在著一個類似迷宮一般的東西。

    可是不知道為什么這里面居然有一種力量不但限制了他精神力上的探查,更重要的是連他最自以為傲的真實之眼在這里居然也無法使用。

    而探查了半天之后,白云展還是發現了問題所在,那就是在這地方有著一股特殊的力量在影響著生物體的所有感觀,正因為如此他的所有能力才會完全無法發揮出來。

    可是和他相比,葉俞的情況卻更為糟糕,畢竟她的實力比白云展更弱,在幾天前因為找不到出去的路,又沒有找到蜘蛛天魔的身體,她整個人早就已經處于一種精神力透次的狀態。

    再加上這片地方還有某種奇怪的能量生命體存在,它們會在你不小心的時候跑來影響你的精神,讓你在這里產生一些奇怪的幻覺,直到最后整個人崩潰死亡為止。

    “弟弟,你別死啊,你可是家里最后的希望了,如果你死了我要怎么向死去的父親和母親交待呢?”

    當白云展在魔界深淵找了十幾天后,終于在一個小山洞中找到了蹲在地面上不斷哭泣著的葉俞,很顯然葉俞是受到了魔界深淵那種能量生命體的影響,看到了對于她來說非常重要的東西正在逝去的畫面。

    而這一點其實白云展自己在這幾天里面一樣也經歷過,不過最后他都以自己強大的靈魂和精神力強行闖了過來。

    同時白云展還意外的發現,當他擊敗了這種幻像之后,他的精神力都會得到極大的提升,從而能夠更好的看清眼前的這個地方。

    也正是借著這一點,他才找到了葉俞,只可惜此時的葉俞明顯受到那種精神體的攻擊太久,整個人已經達到了崩潰的邊沿,如果白云展不來的話,她可能真的會死在這里。

    “看樣子,你也有自己的無奈之處,既然如此我就帶你離開這里吧,只希望這個結果覃夜可以滿意。”說著白云展便帶著葉俞開始尋找起離開的辦法。

    只是他沒有想到的是,在這片迷霧般的地方,十幾只眼睛同時睜開看向了他,可是對方卻并沒有選擇在這個時候攻擊他,畢竟此時的白云展還處于非常正常的狀態下,對方顯然也明白自己可能不是他的對手。

    很快這些眼睛的主人便隨著迷霧隱入了黑暗之中,而白云展只能繼續帶著葉俞尋找著離開的辦法。

    迷霧,迷宮,甚至還有精神力的影響,在這種情境下,就算是結魂境的白云展也越發的感覺到疲憊了,可是他不敢休息,因為一但休息也就意味著精神上的放松,如此一來那種來自于精神上的攻擊將會變得更為猛烈。

    “靠,覃夜不是說過這顆星球根本就沒有任何危險嗎?可我怎么感覺這鬼地方就算是化神境都不一定能走出去呢?道路時上時下就算了,我連好好分辨方向都無法做到,這不是要把人給逼瘋嗎?”白云展無奈的看著眼前一道黑暗的深淵說道。

    就在剛才他抱著葉俞走到這里的時候,差點沒有失足從這里掉下去,還好他實力夠強踩著崖邊上的凸石重新躍了上來。

    可再這樣下去的話,就算他真的很強,精力也會有變弱的時候,一但連他的精神力也受到影響的話,那么他們兩個都將埋骨于此。

    就在這個時候白云展卻像是精力耗盡一般,突然把葉俞丟在一旁,自己也同時攤坐在了地面上,加上他喘著氣的樣子,怎么看他都應該是累到極限的樣子。

    也就是這個時候在黑暗中,那十幾雙眼睛再一次亮了起來,顯然某種東西也已經覺得白云展累了,可能到了這個時候應該到了它進食的時候了。

    因此黑暗當中一條精神絲線緩慢的伸向了白云展,可以看得出來,就算白云展表現出了虛弱的樣子,對方卻依舊非常謹慎,它并沒有貿然接近白云斬兩人。

    可就在這條精神絲線準備從白云展的腦袋頂上刺下去的時候,白云展卻整個人消失在了原地,只是他的消失卻并非瞬移之類的能力,而是因為他的移動速度太快了,在正常人看來就好像消失掉了一般。

    與此同時一道刀光也在黑暗當中斬向了那十幾顆眼睛所在的位置,刀上的力量甚至直接把黑霧整個斬切開來,可就算是這樣最后這道刀光卻還是被阻攔了下來。

    阻攔這道刀光的不是別的東西,正是一張由數億精神絲線所阻成的防御網。

    不過白云展的這一刀也并非沒有收獲,畢竟以他一個結魂境的天才修士,其力量同樣不簡單,一刀之下直接把隱藏對方的迷霧完全吹開。

    而出現在白云展面前的卻是一只像蜘蛛一樣的古怪生命體,只見它的頭上長著十幾只眼睛,身體卻更像是一個巨大的大腦一樣,一股股的精神力絲線正是從那個像大腦一般的身體上釋放出來的。

    “我的天啊,這到底是什么怪物,難道葉俞真正的目地就是想來找這東西嗎?”看到眼前的怪物,白云展一臉吃驚的說道。

    確實,之前是他看似虛弱的樣子,其實是他所設下的一個圈套,因為這幾天在整人魔界深淵當中走,白云展就一直在注意著周圍的情況。

    雖然他走的路看起來似乎完全不同,但是白云展卻一直感覺到有一股力量似乎一直在誘導他,讓他認為路有變化,可事實上路從一開始就沒有多少變化,而他其實一直都在繞著一個圈在走。

    正因為明白這一點,白云展才會讓自己腳下打滑,像是要落入深淵一般,因為他相信隱藏在暗處影響他的那個存在,顯然并不希望他真的落入深淵當中,所以在那一瞬間白云展才會看到了迷霧下的凸石。

    那正是對方收回對他的影響,讓他看到了深淵真正面目所帶來的結果。

    不過在確定了這一點后,白云展同樣非常吃驚,畢竟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在無形當中受到了某種力量的影響,要知道之前深淵雖然對他有所影響,但是那種影響并不會讓他真的完全失去方向。

    可是當他遇上葉俞之后開始,他便感覺到這種影響的力量變得越來越強,一開始他還只是覺得自己可能太過深入魔界深淵。

    但是這種感覺卻在之后沒有絲毫增強,從那個時候開始白云展就已經發現事情的異常,可是不管他用什么辦法去尋找,卻都沒有辦法找到對方,而這一次也是他的一次嘗試,卻沒有想到會真的成功。

    看著眼前的怪物,白云斬沒有任何猶豫,接著又是一刀斬出,只是和之前的那一刀不同,這一刀上他是真正用上了自己的奧義和刀招。

    蒼芒破天。

    一刀斬過去,那怪物似乎也感覺到了白云斬刀上力量的可怕,因此從它的身上數以億記的精神力絲線同時纏上了白云斬的刀,硬生生的用精神力絲線把白云斬的刀招用精神力完全分解開來。

    “靠,這樣也行?”

    看著自己的刀招被精神力絲線完全分解開來,白云斬自己都吃了一驚,要知道這種事情就算是真神境也不會有人這么干吧。

    畢竟精神力化線本來就不容易,一般強大的修士能用精神力筑成防御圈就已經非常了不起了,根本就沒有人會直接用精神力絲線去進行戰斗,畢竟那對于精神力的消耗可不是一般的大。

    。
江西福彩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