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萬靈巫師 > 471 殺萬是罪

471 殺萬是罪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如血的殘陽下。

    哈維緊咬著嘴唇,雙眼絕望的注視著威爾,臉色蒼白無比。

    父親威爾一直是他心中的驕傲。

    被他視為人生路上的指路明燈。

    是他之所以堅持信念的源泉。

    卻被背叛了。

    耳邊,如同來自地獄的呢喃回響著。

    身下,是無窮的黑暗。

    他仿佛看到了無數面目猙獰的厲鬼拽著他的雙腳,朝地獄拉去。

    他的身體和心靈正一點一點的沉浸入黑暗之中。

    原本父親在他的眼中,是一個即使常年穿著黑色長袍,也由內而外散發著無法掩飾的圣潔光輝的圣人。

    現在,感覺離他是那么的遙遠。

    宛如矗立在無垠的黑暗之中邪惡魔鬼,背后的肉色翅膀若隱若現。

    ……

    威爾注視著哈維,他知道哈維的精神受到了極大的打擊,已經處于崩潰的邊緣。

    對于哈維的表現,他早已預料到。

    只是當推想化為現實的時候,心靈還是受到了打擊。

    “連身為父親的我,你也不相信了嗎?”

    “此情此景,你要我如何相信你?”

    “這都是為了正義。”

    “呵呵,為了立威嗎?所以把反對你的人,不支持你的人,你看不順眼的人,統統抓起來進行處刑?”

    “你還記得你以前問過我的問題嗎?”威爾問道。

    “什么問題?”

    “在我命令你掃蕩盤踞多里亞行省各處的山賊強盜的時候,你不是疑惑過,和我爭吵過,為什么要活抓,為什么不殺了那些人嗎?”

    “那些人加起來最多只有一千人。”

    “你只是主力之一而已。”

    “三千人不能再多了。”

    山賊強盜也分很多種,不可能只要是其中一員就全部殺死。

    所以三千人已經很多了。

    問題是這里的人數明顯遠超三千人。

    聽了哈維的話,威爾并沒有焦急。

    而是繼續緩緩的說道“在你眼里,只有強盜和山賊是壞人嗎?只有他們該死嗎?那些欺男霸女,害得別人家敗人亡,手上沾滿鮮血的村霸呢?”

    “那些在城鎮街道中為所欲為的活力團體呢?”

    “那些仗勢欺人的狗腿子呢?”

    “還有,你聽說過治標和治本嗎?”

    “這三年來,你應該接觸過不少貴族的黑暗面吧?大部分強盜山賊都是他們培養的,或者就是他們家族的人假扮的。”

    “對于罪魁禍首。”

    “對于那些犯下了無數不可饒恕的罪惡的貴族,該不該殺。”

    “這、這、這……”哈維一下子無言。

    他的父親說得確實很有道理。

    如果這么算來,十字架上等待處刑的一萬多人,倒也說得過去。

    就算知道了真相。

    明白剛才是他誤解父親了。

    但內心的不舒適感還是無法消除。

    以前殺死邪惡之徒的時候,心中會有的快感,現在根本感覺不到。

    “這、這會不會太多了?”哈維低聲說道。

    “多?”

    威爾冷笑著。

    才一萬一千七百五十六人就多了?

    這個世界的黑暗超乎想象。

    如果以他內心的正義作為判斷的話,把多里亞行省的人殺個百分之九十九點九都是應該的。

    畢竟白天看上去老實無比,努力耕耘的農夫。

    晚上卻截殺路人,坑殺外村人,在這個世界是常態,哪個村子沒有過?

    所以他降低了自己的標準。

    他決定以寬松很多的封建帝國開羅帝國的法律作為判罪標準。

    即使這樣,該死的人還是太多了。

    開羅帝國的法律上明文記載著不許販賣人口,不許蓄養奴隸,不許隨意殺人——哪怕對方是奴仆。

    現實呢?

    法律中訂下了各種稅收,規定了各個貴族的義務。

    然后呢?

    法律規定了,不是私養士兵。

    呵呵。

    對于大多數貴族而言。

    法律是什么?

    國王是什么?

    在自己的領地,哪怕只是最低等級的騎士爵位,那對人民也是生殺予奪。

    義務?

    那是什么?

    你說我違法了?

    “對我有用的條例,那就是廁所了沒用過的紙。”

    “對于沒用甚至有害的條例,那就是廁所下水道中用過的紙。”

    按照開羅帝國的法律,差不多要把多里亞行省的貴族殺掉百分之九十。

    很顯然,不能這么做。

    貴族沒有了,如何管理地盤是一個問題。

    更重要的問題是——

    “一旦我這么做,開羅帝國容不下我,這個世界也容不下我。”

    “現在我還太弱了。”

    “與世界為敵的后果,只有失敗一途。”

    “唉,什么時候我才能擁有足夠的力量,可以殺盡天下惡徒,誅盡世上所有的異族。”

    人生在世,總需要學會妥協。

    對于真心悔改,愿意支持他的做法的貴族,他決定給對方一個改過的機會。

    雖然他已經是如此的仁慈了,但還是有一小部分人不愿意認錯。

    還叫囂著“你知道我是誰嗎?”“你還敢殺我不成?”“你這么做王室是不會置之不顧的”“你是在自尋死路”這種話。

    看來是平時囂張慣了。

    不認同他就算了。

    連王國的法律都不想遵守?

    沒辦法。

    威爾只好秉公執法,把他們都抓了起來。

    “連走后門都不會走。”

    “世界上怎么會有這么蠢的人呢?”

    “對于邪惡之徒,我的寬容和仁慈可是非常難得的。”

    不過反抗的人比想象中的少。

    在今天處刑的一萬多人中,真正擁有爵位的貴族只有四十七人。

    其中兩名子爵。

    十三名男爵。

    以及剩下的二十二名是騎士爵位的人。

    ……

    在威爾看來。

    才抓了區區一萬人,是多么的寬容,是違背良心的結果,是向罪惡低頭的妥協。

    可在其他人看來,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顯然哈維就是其他人中的一個。

    發現哈維明顯不認同他的做法,威爾只好繼續解釋。

    誰讓哈維是他的兒子呢?

    今天特意讓哈維來,還讓哈維登上處刑臺,和他站在一起,不就是為了趁此機會教育一下哈維嗎?

    “當審判犯下了必死罪惡的人都時候。”

    “殺一個。”

    “會發自內心的覺得暢快。”

    “殺十個。”

    “內心開始覺得不滿足,覺得這個世界的壞人還有很多。”

    “殺一百個。”

    “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可以讓世人稱贊的大好事。”

    “殺一千個。”

    “這個時候,有些人開始懷疑自我,會不會錯殺好人?里面其實有些人并不該死?是不是下手重了一點?”

    “當殺一萬人的時候。”

    “許多人的三觀開始動搖了,或許他們才是對的?腦子有問題的人是我才對?殺人的我才是罪惡之源?”

    。

    。
江西福彩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