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之鐵血玫瑰 > 第三百三十六章 恢復視力

第三百三十六章 恢復視力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因為水房里沒有熱水了,小何稍微耽誤了點時間,她燒好水后,又跟管著水房的老漢囑咐了一番才提溜著暖瓶往回走。

    李冰瞇了瞇眼睛,小何開燈的那一刻,自己竟然對光有了感知?雖然不是很明顯,但是現在眼前不再是一片黑色,李冰舉起自己的手放到眼前只能看到一個黑影,就在李冰還在研究的時候,忽然聽到門外有聲音,她立刻把手放下然后扭頭向門口看去,就看到一個模糊的小黑點慢慢的走近。

    “冰哥,我回來晚了!”小何有些歉意的說道,然后在水杯里倒了一杯熱水“稍微有點熱,涼一會再喝。”

    “嗯!好。”李冰點頭,然后又直勾勾的看著小何,雖然看不清她穿衣服的樣式,更看不到她臉上的表情,但是李冰能看到她的輪廓,看著她慢慢走到自己的床前。

    小何將水杯放到桌邊,然后做到床邊的椅子上,有些調侃的說道“冰哥你下次要想我,直接和我說,我去看你就行了,不用用這種辦法的。”

    聽到小何這樣說,李冰有些無語“我還有多久可以出院。”

    “你已經不燒了,正常打完這瓶藥就可以出院,但是為了防止反復,還要觀察一天。”小何說道,然后低頭看到李冰的手“冰哥,你這怎么回血?”

    “是么?”李冰皺眉。

    “冰哥你剛剛是不是又不老實了?”小何看了看發現血液已經凝固,嘆了口氣“只能重新扎針了,你等我一下。”

    過了一會,她重新拿來一根橡膠管和針頭“會稍微疼一下。”

    針頭再次扎進血管里,小何松了口氣,還好發現的比較早,冰哥還真不讓她省心。

    這一會功夫,李冰的視線似乎又恢復了一些,她現在能看清小何今天穿了一件白的毛衣。

    “水溫差不多了!”小何摸了摸杯子,然后拿起來將杯子遞到李冰手里,說是遞不如說是李冰自己接過去的,只是小何沒有沒有注意,她今天一天忙的要死,現在已經累到不行了!

    看到李冰將一杯水喝完,小何將杯子重新放到桌子上“那冰哥你再睡會!”說完站起身就打算去關燈。

    “別關燈!”李冰說道。

    聽到李冰這樣說,小何頓在那里,過了半晌才緩緩說道“好,我不關!冰哥你睡吧,我幫你看著。”

    小何走回床邊,幫李冰把被子蓋好,然后看著李冰一眨不眨的雙眼,心里忽然有些酸澀。

    李冰倒是沒有注意到小何的情緒變化,她只是貪戀著這一縷光芒,直到失去,才方知寶貴。

    小何看了李冰一會,見她也不說話,就靠在椅子上,慢慢的打起了瞌睡。

    李冰看了半天,等到回頭,就發現小何已經睡著了,因為已經聽到了她淡淡的鼾聲。

    笑了笑,李冰拿起小何放在旁邊的外衣,幫她蓋在身上,感覺的身上的異物,小何吧唧了幾下嘴,又拱了拱身體,換了一個舒服姿勢繼續睡。

    李冰則是抬頭看了看瓶子里的液體,里面還有大半瓶,看來滴完至少要天亮了。從剛開始到現在不過半個小時,她從對光有了感知,到現在能隱約看清液體的分界線。沒想到這次生病還因禍得福了!

    李冰不敢讓小何關燈,她怕一關燈,自己就會再度陷入黑暗,永遠無法出來!雖然表面假裝不在乎,但內心的煎熬卻只有自己才知道,所謂的堅強都是演給別人看的。

    又看到了清晨的第一縷陽光,李冰感覺自己似乎經歷了一個世紀這么漫長,她貪戀的看著窗外的景色。

    等到小何醒過來,就看到李冰側臉看著窗外,清晨的陽光給她周身渡上了一層金光,那樣美好切神圣,只是小何看著眼淚卻在眼圈里打轉。

    聽到動靜李冰回過頭,看著小何笑道“你醒了?”

    “嗯!”小何答道,然后抹了抹眼角“那個冰哥,我去買點飯。”

    看到小何的囧樣,李冰輕笑“你今天喜歡的這件白毛衣挺好看,和你的氣質很搭。”

    聽到李冰這樣說,往出走的小何就是一愣,然后回過頭“冰哥,你…你看的見了?”

    “唔!剛剛看到有一只小豬在偷偷的抹眼淚。”李冰沒有正面回答,而是摸著下巴調侃的說道。

    “冰哥你…”小何臉上就是一紅,她本以為李冰是看不見的,就沒有過多的掩飾,現在被拆穿了,很是尷尬,但也就是這么一瞬間,尷尬就被喜悅所代替“我這就去告訴劉老。”說完小何急忙往出跑。

    “哎!”李冰在后面阻攔道。

    砰的一聲小何就撞到了門框上。

    “你慢點啊!”李冰皺眉,剛剛就看到小何這樣回身肯定會撞到門上,李冰本想提醒只是她跑的太快了!

    “沒事!沒事!”小何揉著被磕疼的手肘“冰哥我馬上就回來。”說完又急急忙忙的跑了。

    不一會的功夫,就聽到有幾個腳步聲急匆匆的跑來。

    “丫頭!”門口還沒有看到劉老的身影,但卻已經聽到了劉老的聲音。

    “劉老。”李冰瞇眼看向門口。

    只見劉老急匆匆的走來“怎么樣?老頭子我今天穿的這身衣服帥氣么?”

    “劉老,你瘦了!”李冰說道,然后又低頭看向劉老的腿。

    “小何不是和你說過了么,我那是風濕腿,早就好了!”劉老看到李冰這樣,踢了兩下腿。

    “劉老你穿啥都帥!”李冰笑了笑“不過今天這件深藍色衣服和你的氣質很搭。”

    聽到李冰這樣說,劉老一把將她摟進懷里“丫頭…”

    “劉老,我們需要檢查一下。”趙醫生看到這樣,好意提醒道。

    “對!對快檢查一下。”劉老松開李冰連忙說道。

    趙醫生手里拿著一堆東西蹲在李冰面前“來看向我,能看清我手里的東西么?是什么顏色的?”

    大約過了十五分鐘,王舒文幾個人也趕到了,趙醫生這邊的檢查也接近尾聲。

    站起身趙醫生沖眾人說道“確實恢復了,但視力有所下降,目前不排除以后可以完全恢復的可能,畢竟眼睛也需要適應。”

    “那你們好好聊聊,我們就先走了!”劉老看到王舒文幾個人一臉激動,知道自己這個老頭在這里會不方便,便很貼心的道。

    醫院里的人浩浩蕩蕩的走了,李冰看著對面的五個人,歐陽雪和劉洋已經哭的像淚人一般。錢茜茜雖然沒有哭,但眼睛卻有些濕潤。趙紅則是一直在直勾勾的看著她。只有王舒文顯的非常鎮定,當然要忽略她藏在背回略微發抖的手。

    “怎么,一個個哭喪個臉?”李冰挑眉“不歡迎我?”

    “什么時候的事?”王舒文問道。

    “昨天晚上。”李冰沒有隱瞞。

    “為什么昨天晚上不說?”

    “怕是南柯一夢…”李冰緩緩說道“今天晚上高家酒樓,我請客!”

    晚上幾個人出去吃飯,劉老破天荒的放了行,只是叮囑趙紅一定要照顧好李冰。

    吃飯期間王舒文第一次在李冰面前談到了前方戰場,因為兩方合作,他們在拿下y城以后,竟有了破竹之勢,有先后拿下了s城周邊的幾個重要村鎮,將s城包圍起來。

    “前一段時間,本田浩二的策略讓我們損失慘重。”王舒文喝了一口茶水“所以上面下令休整一段時間,也想想對策。”

    “什么策略?”李冰問道。

    “人體!”趙紅皺眉,因為幾個人要的是包間,說話也就沒了顧忌。

    “什么?”李冰皺眉,這她還是第一次聽說“果然夠陰險。”

    “這不是最氣人的,最氣人的是…”趙紅看向王舒文猶豫了一下,不知道該不該繼續說下去。剛剛是因為一時沖動,現在想來,李冰沒必要知道這些事的。

    “我大體能猜到。”李冰皺眉說道“那些綁著的應該都是老百姓。”

    “你是怎么知道的?”王舒文問到。

    “哼!小鬼子雖然推崇武士精神,但實際上大多數還是怕死的。所以我猜測他們應該是挾持了老百姓的親人或者孩子作為要挾!”李冰搖著杯里的茶水“想到解決辦法了么?”

    王舒文搖頭“那些人通常常在我們行軍的時候以平常百姓裝扮出現,雖然后來我們有了防備,損失小了很多,但還是沒有好的應對辦法。”

    “在行進途中么?”李冰自言自語的道。

    “你有什么好的方法么?”王舒文有些期待的問道。

    李冰搖頭“除了加強戒備,我現在也沒有好的辦法。”

    “這樣啊!”王舒文似乎有些失望,但也只是幾秒鐘就恢復了常態。

    “只是…”李冰又說道。

    “只是什么?”

    “只是為那些百姓感到不值,因為無論他們如何聽話,他們的親人都不會活著。”李冰瞇眼。

    “為什么這么說?”劉洋問道。

    “因為小鬼子根本不可能派人跟著他們,也更不可能看到他們的所作所為。最主要的是,小鬼子像是守信用的人么?”

    。
江西福彩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