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卻遇末日 > 第八十二章 簡單吶!

第八十二章 簡單吶!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當武昱娟站到李杰的跟前時,他明白了李月荷為什么要提前道歉,這個女人給人一種一言不合就會動手的感覺,一般的人承受不住這種氣勢。

        李杰的身高一米七五,算不上低,可是面對一個身高一米九,身材前后凸出的女人時,他的壓力一點也不小。李杰懷疑武昱娟一米九的身體里,住著一個男人的靈魂。

        不管從武昱娟走路的姿式,還是從她的一些小動作上來看,極容易讓人忽略她火爆的身材,而把她看成一個男人。更加扯淡的是,武昱娟竟然還是一個近戰高手!

        “武小姐,我們站在這里也不是個事,還是到里面我們慢慢談吧!”面對著站實在有壓力,李杰決定坐下談,這樣起碼減少來自身高上的壓力,總是仰頭與人談話,李杰不習慣啊!

        武昱娟莫名的看了李杰一眼,然后爽聲應到:“沒問題,你安排!”

        李月荷看到武昱娟輕易的就答應了李杰的要求,吃驚之余自兩人見面之后就緊提的心也放了下來。自家的新老板能力果然強大,習慣以武會友的武瘋子竟然沒有提出切磋的要求。

        楊蓓瑛和白止兩人根本就沒有出現,他們躲武昱娟都連不及呢,怎么可能湊上來討不自在?這會他們正躲在某個地方,偷偷的看著發生在眼前的一切。

        李杰帶著武昱娟來到會客室,雙方坐定之后,他首先開口,身高可以輸,但氣勢不可輸,“歡迎武小姐訪問,你是李月荷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來了就不要客氣,當!”

        點了點頭,武昱娟挺了挺身子,讓某處更加的突出,“爽快!我這次來的一個目的,就是看看讓月荷不顧一切前來投奔的新東家,另外一個目的是請教下關于經絡的問題。

        還有,既然你認我這個朋友,那就不要叫武小姐了,太生份!叫我娟子。你要是樂意,叫我武瘋子也行!”

        果然爽快!李杰心中吐槽了一句,“經絡的問題?沒有問題,我很歡迎與真正有本事的人討論問題,那就請賜教,我知無不言。”

        好朋友這次找了一個好上司啊!武昱娟在心中暗自感嘆。李月荷猜的沒錯,她來到實驗室找李杰,其中的一個目的就是切磋,可是見到李杰之后她毫不猶豫放棄了這個打算。

        她武昱娟是武瘋子沒錯,但不是武白癡!能讓她一點動手也升不起的人,她還沒有見過。必定只挨打不能還手的切磋,她又沒病干嘛要做?

        李杰不是武林中人,肯定不會講武林規矩,有很大的可能她提出切磋后,李杰會把她秒殺。這種得不到任何進步的切磋她有病才會考慮!

        “事情是這樣的,我家是武學世家,經絡研究是基礎,打小學武的第一課就是學習經絡知識。月荷給我講了一些你對經絡的研究結果后,我覺得很有意思,回頭就告訴了我家老頭子,這可把他給愁壞了!

        你不是武學圈子里的人,可能感受不深。你研究的經絡理論,可以說與我們積累的經絡知識完全不一樣,偏偏一研究卻是有效的,這就讓人完全無法理解。

        我冒昧的上門,就是想得到一個答案!”

        果然,不是一個圈子里的人,根本就無法了解其中的實情!李杰重生前也聽說過武學圈,隱約知道華國存在著武學世家。好奇之下他曾經研究過這些武學世家,發現他們與小說中的描述完全不一樣。

        現實中的武學世家和武學流派,實力最強大的也沒有小說中那么強,但他們確實要比普通人要強好幾倍。另外他們傳承都很久遠,最古老的甚至可以追溯到上千年前。

        重生前李杰身邊的一位保鏢就是武學世家的人,李杰也見過他出手,比普通人強,但也沒有超出想像,他們不可能以肉身擋子彈,更不可能硬抗炮彈。但他們以一擋十卻沒有問題,如果手上有武器,完好無損的從幾十個普通人的手中逃出一點問題都沒有。

        華國人或多或少的有一個武俠夢,李杰也不例外,他知道了武學的存在后,曾向那位保鏢請教自己是否可以練武,那位保鏢倒也沒有隱瞞,把習武條件說了出來,然后李杰就熄了那份心。

        學武要從小開始,還必須要堅持,想要學有所成,沒個一二十年是不可能的。每天練武的時間更是少有低于四個小時的,其他的時間還要進行基本功的練習。

        李杰那里有那個美國時間?于是習武的念頭就此做罷。

        不是圈子里的人,李杰可不知道武學家們對于經絡也有研究。他一直以為這是中醫們干的活。武昱娟的話讓李杰長了見識。

        “好說,好說,我們互相討論,互相進步!”

        客套了一句,李杰組織了下語言,然后繼續說道:“武學家對于人體經絡的研究,我并不了解,我就從我的角度給你解釋經絡,有不對的地方,大家互相討論。

        實驗室對經絡的研究,著眼的地方并不是武學,而是非人的能力。有了這個基礎的認識,實驗室的經絡研究結果才不會難以理解。非人的能力,與武學相差是很大的,這個你應該理解吧!?”

        武昱娟贊同道:“你說的沒錯,我家老頭子不是非人就無法理解,我到是可以理解一部分,但與本身固有認知矛盾太大,一時也是無所適從。”

        “好!那我接著講。非人的能力也不是憑空而來的,它必須有所依托。我認為這個依托就是人體內的經絡及人體的穴位。在研究經絡的時候,我也研究過流傳以久的經絡圖,我想你們無法理解的地方在于,和非人能力相關的穴位,并不在一條經脈上。

        你們想要把這些穴位用現有認識到的經絡聯結起來,應該很困難,或者說是不可能吧!”

        武昱娟一拍手,露出激動的神色,“李杰你說的沒錯!問題就出在這里,我是非人,可以理解能力的釋放與穴位有關,也可以親自體驗到,能力涉及到的穴位我也隱約可以定位到。

        當我想用武學理論,用經脈溝通這些穴位,讓它們成為一個整體的時候,卻發現難度很大。你把這兩個穴位連結上,就會發現根本無法聯系上其它的穴位。

        這些根本無法用我們武學家的經絡理論來解釋,老頭子的頭發在我來之前都被他抓掉了一半!!”

        “嗯,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就說嘛,經絡理論是華國的特色,我能發現經絡與能力的關系,沒道理其他人發現不了。原來根結在此,是原有的經驗桎梏了你們的研究。

        要解決這個問題,也很簡單。首先,讓我們把固有的理論都先拋棄,然后從頭開始。穴位和經絡我們不用做出更正,我們就以穴位和經絡為基礎,重起建起一套經絡理論。

        這套理論有一個前提,向下兼容,也就是說它建立后必須兼容原有的理論。”

        武昱娟那雙好年的劍眉快要擠到一起來,重建一套穴位和經絡的理論?這牽扯的問題就大了,現有的武學理論很復雜,因為那可是幾千年的時間里,無數驚才艷艷的前輩們付出了無數的努力才建立起來,今人能在短時間內重建一套新的理論嗎?

        不可否認李杰的話確實有道理,非人的能力與武學完全可以說是兩碼事,以武學的理論來認知非人的能力,天生就有缺陷。

        要不是非人的能力確實與經絡有關,那就連著手的地方都沒有了。

        武昱娟虛心的請教起李杰,“我們該如何著手,新建一套理論?”

        李杰打了一個響指:“這個簡單吶!!”

        

    ()
江西福彩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