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還好我能登錄仙界 > 2.家人!

2.家人!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原本的身體素質太差了,淬體的開端,最為困難。

    完事開頭難!

    但是,只要一旦開好了頭,后面的淬體,就會變得水到渠成,一日千里起來!

    一夜淬體,身體的素質,也就淬煉了一成,可這對這具傻子渾噩了十八年的身體來說,已然是翻天覆地的變化。

    現在這具身體,不會再傻乎乎的流著口水,手腳僵硬,像半個殘廢。

    現在這具身體,已然氣質為之一新,手腳也一改關節僵硬,可以靈活使然。

    至少,此刻,原本的傻子少爺,已然成為了一個看起來很是有著少爺風度的正常人!

    “該伺候少爺起床了。”

    “是。”

    一早,兩個侍女推門進來。

    推開門,兩個侍女習慣性的向屋里走去,突然間,兩個侍女愣住了,接著,馬上惶恐的跪在地上,一句多余的話也不敢說。

    眼前的一幕,讓她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但是,她們卻是看的很清楚,今天的傻子少爺一下變得和往常一點兒也不一樣。

    所以,立即知道敬畏的當即跪下,不敢發一言,只等著少爺發話。

    才淬體了一成。

    葉凡還想繼續的。

    但是,這會兒有人推門進來,打擾了他。

    葉凡不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這些人又是什么人,也不知道自己在她們眼里又是什么人,所以,也想盡快弄清楚這些事,便是先停止了淬體。

    眼神也認真的看向這跪地的兩個侍女。

    “你們起來吧。”

    雖然在記憶里的自己,不是官宦富貴,可是,大仙修的氣勢,也是很足的,

    面對兩個女孩的下跪,葉凡也覺不足為奇。

    舉手投足間,依舊是飛升之前,仙修至尊境的至尊氣勢。

    “是!”兩個侍女惶恐的才敢起身。

    不用再有人吩咐,一個人留下陪伴少爺,另外一個匆忙跑出去,報信去了。

    少爺不傻了,這定然是天大的事情,她怎么敢有一刻拖延不去稟告呢!

    葉凡稍后便是見到了,自稱是他父母的人。

    看得出來,他們看到此刻的自己,很是激動。

    但是,對葉凡來說,他們終究是第一次見到的陌生人,所以,他的心里,倒是沒有什么異樣的感覺。

    這種淡然的反應,讓葉凡的娘親,更加傷心的落淚。

    兒子雖然不傻了,但是,終究過去十八年都是傻的,現在剛不傻了,自然不會認人,自然也是不認識她。不會知道,她就是他的娘親。

    相比之下,葉凡的父親,身為男人,反應就強大多了。

    他能夠理解葉凡對他們陌生的反應。

    他覺得,葉凡現在能夠醒來,不再呆傻,就已然是他此生最大的幸福了。

    很是知足,也很是高興,并不介意現在葉凡并不能夠稱呼他們為爹娘。

    對他們的反應,葉凡很是平淡,不過,見到據說是自己弟弟和妹妹的兩個小孩子,一個才五六歲的模樣,一個才三四歲的模樣,兩個都還小的小孩子,葉凡倒是一見面,就因為他們是小孩子,天生喜歡。

    即使他們不是他的弟弟和妹妹,葉凡也一樣會喜歡這樣可愛的小孩子。

    第一次見面,便拿出自己須彌儲物空間里的糖葫蘆給他們吃。

    這糖葫蘆,對葉凡來說,不是食物。

    因為之前的十八年,他是夢中仙修,在夢中自然是不用吃東西的,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餓。

    這糖葫蘆,對他來說,就是一串靈果做成的趣味物品。

    沒有什么大用。

    但是,終究是靈果做成的東西,吃了,對身體,定然會有好處。

    爹和娘都奇怪,葉凡才剛剛不傻了,門都沒出,身上定然更是身無分文,他哪里來的小吃冰糖葫蘆可以給弟弟妹妹。

    可是,這終究是身為哥哥給弟弟和妹妹的小禮物,身為娘親的韓青竹還是很激動的,馬上囑咐自己的一雙兒女,趕快感謝哥哥送她們冰糖葫蘆吃。眼下,她怎么會有心思去深究一串冰糖葫蘆哪里來的呢。

    能夠看到兒子清醒過來,不再渾噩,她就已經很激動了,什么都顧不得了。

    “謝謝哥哥!”

    孩子越小,則越懂事聽話。

    娘親讓她們感謝哥哥,她們立即接受了葉凡給的冰糖葫蘆,還糯糯的出聲,感謝了哥哥。

    之后,便是好奇的昂著頭,看著這個跟以前變得完全不一樣的哥哥。

    眼神有好奇,有親近,也有些怕生之意。

    被她們叫了哥哥,葉凡也不覺得怪異,他這個年紀,本就可以做任何小孩子的哥哥。他一樣十分坦然的伸手摸了摸這兩個可愛小孩子的腦袋。

    之后,才是對那自稱是自己父母的人道了:“以后,咱們來日方長。眼下,我需要很多時間淬煉我這具身體。你們先退下吧。”

    聽了葉凡的話,父親葉濤,很多話想問兒子,但是,也知道,兒子剛剛恢復清醒,跟他們也并不熟悉,所以,眼下,不是問這些問題的好時機。

    他倒是果決,立即便是對妻子,兒女,以及身邊眾多家丁侍女道了:“除了本來在這個院子服侍的人,其他人,都退下。”

    甚至,對自己的妻子,也是道:“青竹,你帶著孩子們先下去。”

    韓青竹含著淚,施禮帶著一雙兒女,眼神卻望著這個大兒子,不舍得離去。

    終究還是不得不聽夫君之命離去。

    別人都下去了。

    男人葉濤盯著葉凡問道:“你真的是我的兒子嗎?”

    葉凡很冷靜的回答這個問題道:“這個問題,你不應該問我,你應該問你自己。這十八年來,我一直在夢中度過。現在夢醒,對我來說,你們都是陌生的。你們說你們是我的父母,我不拒絕承認,這已經是我現在能夠做到的最好的反應了。對了,在夢中,我的名字叫做葉凡。你以后可以繼續叫我這個名字。如果你們給我起名了的話,我還是希望用這個名字為好。畢竟,習慣了。”

    “葉凡?”男人聽到這個名字,笑了,一下很是釋然的模樣道了:“你真正的名字,也是叫做葉凡。你外公給你起的。我心中十分是不愿的。我一直覺得是他給你起這個平凡的名字,才是害得你一直傻傻的。現在看來,這個名字,很是不錯。我喜歡了。好,你果然是我葉濤的兒子,葉凡!”

    “以后,你有什么需要,盡管開口。你是我葉濤的兒子,葉家的長子少爺,這份家業,將來定然都是你的。所以,你想要什么,都只管開口,只要我有,都給你!”葉濤強忍心中激動地道。

    “我什么都不缺。”葉凡依舊是淡然以對的樣子,這話,這反應,有些讓男人覺得傷心。這對話,怎么像父子之間呢!可是,葉凡接下來的話,卻是讓男人的心,再次激動起來。

    葉凡接下來,繼續道了:“一樣,如果你需要我為你做些什么,你也可以提。不過,最好是將來再提,因為我現在,才剛醒來,也只是剛剛淬體一重,讓自己的身體變得跟一個正常人沒有什么區別。眼下,我還不能跟為你做些什么。可是,給我三天,最多只是三天!應該就會一切都大不一樣!”
江西福彩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