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還好我能登錄仙界 > 5.家族!

5.家族!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葉濤趕往葉家大宅。

    在靈風城,葉家是一個大姓,也是一個大族。

    葉家大宅,是葉家大多數族人居住的地方,占地很大。

    他很早以前,便從葉家大宅之中搬出來了。

    不為別的,就因為,生了個兒子是傻子。

    別人風言風語很多,對妻子傷害很大,他自己也覺得在人前抬不起頭,是以,干脆圖清凈的搬出去,自立了門戶。

    他自尊心很強,即使搬出去了,也靠著自己的雙手,在靈風城里,置了一些產業,算是衣食無憂。

    可是,心中仍舊覺得無法釋懷的依舊是,兒子的呆傻。

    但是,現在不同了。

    兒子清醒了,說話條理清楚,氣質英俊瀟灑,他見之喜。

    這才趕快來到葉族,給他的父親報一個喜。

    他心急讓大家都知道,他葉濤生的兒子葉凡,從來也不是一個傻子!

    他的兒子,才是真正的天之驕子!

    “大爺!”

    “大爺!”

    葉家家衛見到葉濤今天來到葉家大宅,人看起來,還興沖沖的,笑容滿面的,都覺得有些奇怪。

    都知道大爺,已經很少來葉族走動了。

    葉濤走過家族內部的大片練武場上,看到眾多葉家子孫在那里,或各自練習,或三五成群,互相比試切磋拳腳,刀槍棍棒,甚為熱鬧。

    葉濤就甚為羨慕,不由的想,也許不遠的將來,這里的年輕族中子孫里,就會出現葉凡的身影。

    他期待著這樣一天啊!

    “大爺來了!”

    “他怎么來了!”

    “這是稀客啊!”

    葉族的子弟,看到葉濤遠遠走過,也是甚為奇怪。

    “大伯來了?”聽說葉濤過來葉族了,人群中一個少女,非常欣喜。

    約好的跟人比試切磋,也不進行了,立即提著劍,跑去追葉濤去了。

    望著這少女離開這樣的身影,不少葉族子孫,頗為不滿地道:“那傻子要是不趕快暴斃身亡,就是蒼天不公!”

    “沈小婭,只有有德者才是能夠居之,憑什么讓一個傻子一出生就給霸占了!以后,咱們一定不答應,對不對!”

    “對!”

    諸多葉族子孫,在一起義憤填膺的又議論起來,以后一定召集更多人,大家齊心,擰成一股繩,要給家族施壓,讓家族看到他們的力量,然后,為了他們改變一件事。

    家族要是不答應,他們就不答應!

    “大哥,你有事找父親?有事跟我說,也是一樣的。我會幫大哥,把話轉給父親的。”

    在父親的居所之中,負責近身服侍父親的二弟葉松,擋住了大哥葉濤,直接不給他覲見父親的機會。

    他這個長子不在家,自然,這二弟長久以來,就以長兄在族內行使長兄的權力了。

    有人想要來覲見父親,都要先過他這一關。

    這幾乎已經是一種常態了,似乎父親也都默許了這種情況出現。

    就是因為家里這種勾心斗角的事情太多,葉濤搬出去以后,才很少愿意來這里走動。

    平日也就罷了,眼不見為凈,但是今天來是為了兒子,葉濤決不會退讓!

    葉濤冷冷道了:“葉松,你別太把你當回事。我才是葉家長子,我要見父親,輪不到你來傳達。讓開!”

    “大哥!父親這么忙,若是誰人來了,都想見他,這成何體統?我看還是按照規矩來,我來稟告一下,父親若是愿意接見你,你才能夠見到父親。現在呢。你現在這里坐等吧。來人,給我好好看守大殿,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許私自闖進去打擾家主。否則,誰要是隨便放了一個人進去,那就每人大棍一百棍處置!”

    “是!”這里的家衛,自然早就全是葉松的親信,他們完全不會把葉濤放在眼里。

    他們這么多人,名曰守在這里,其實就是強行使用武力,阻擋葉濤進去拜見父親了。

    “誰敢造次!”

    葉濤大怒,看來,十多年離開家族,這里早就沒人把他當回事了。

    心中自然憤怒。

    葉濤拍了桌子,也沒人搭理他。

    葉松很滿意這種擠兌大哥的感覺,端著茶杯,悠然自得的喝著茶,完全不把葉濤放在眼里。

    “二爺,家主有命,傳見大爺!”

    這時,一位老仆模樣的人從內院走了出來。

    他一出現,葉松立即不見一絲戾氣,甚至陪著笑的馬上起身道:“水伯,這事怎么還把您給驚動了。好,既然父親召見,我立即讓大哥進去便是。我也沒有別的意思嘛,都知道這個時候父親在午休,我也不敢打擾,只能讓大哥和我一起委屈等著了。”

    “二爺說的是。現在家主已經醒了,請大爺來覲見吧。”水伯很和氣地道,他明明知道葉松說的都是鬼話,卻是也從來不當面戳破,永遠是笑呵呵的模樣。

    他越是這樣,反倒讓人越是覺得深不可測。

    能夠在家主身邊服侍了幾十年的老仆,能夠簡單的了嗎?

    難怪剛剛這老仆一出現,這身為二爺的葉松,都是一下有一股諂媚的模樣了,甚至給人以主仆顛倒的感覺。

    “大爺,請隨我來吧。家主在等著您了。”水伯親自引領葉濤進去內院。

    葉松也笑臉相送。

    待他們都進去了內院,葉松才是臉色一下轉為陰寒,一下推倒身邊的茶碗,摔了一地的瓷片。

    ——

    內院之中。

    “知道了。明天帶凡兒來見見吧。你先退下吧。”

    聽聞了葉濤稟告了葉凡醒來之事,葉家家主葉正奇,身為爺爺,反應卻很是平淡。

    話都沒有讓葉濤多說,便是打發葉濤退下了。

    葉濤很是心寒,終究很多話想說,但是,既然父親已然不想聽了,他也一氣之下,不想說了,幾乎如同拂袖一般離去。

    “恭送大哥!”

    知曉了大哥在父親那里也沒有落得好,葉松笑容滿面的與其說是恭送葉濤離開,不如說是當面譏諷,讓他難堪的離開。

    只是,讓他心中也頗為不安的是,葉濤跟父親說起的事情。

    那傻子醒了?

    真是蒼天無眼啊。

    葉松眼神一下陰鶩。

    “大伯!”葉濤剛從大院里出來,便是遇到提著劍,在外面等他很久的少女。
江西福彩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