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還好我能登錄仙界 > 9.道行!

9.道行!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看之下,真是一樣的功法秘笈,這讓葉濤,一下大喜。

    這樣的上乘功法,他也算是有了?

    不由當著沈小婭的的面,都是感慨道了:“我這是什么兒子啊!剛醒來,倒是給老子功法了。不過,這真的是好功法,小婭,你一定要好好學。大伯也要當回年輕人,也要重新學淬體了。哈哈。不錯,不錯。走,咱們回吧。”

    “大伯,你在小凡哥哥的院子里,給我安排一間房間吧。今天,我就不走了。我想馬上開始學習這本功法,住的離小凡哥哥近了,我可以方便向小凡哥哥請教!”沈小婭婉拒了葉濤的安排,還提出了不情之請,想在葉凡的院子里,向大伯討間房子住。

    這樣的安排,葉濤求之不得啊!

    這么好的閨女,若是能夠多跟他兒子接觸,說不定那已經快黃了的婚約,還能夠起死回生呢!

    葉濤自是馬上答應:“行啊。你小凡哥哥這里還有幾間房,我這就讓侍女幫你安排。”

    “多謝大伯!”見葉濤答應了,沈小婭多少有些感激,再次感覺到,這大伯對她真的是視如己出,心中更覺跟這葉家的親近。

    “來人。”葉濤安排了一下侍女,給沈小婭準備房間后,才是帶著功法,匆匆離去。

    兒子給的功法!

    還是上乘淬體功法,也是仙修的葉濤,豈能夠不醉心呢!

    ——

    “老爺!”

    見葉濤一回來,就往書房里鉆,半天也沒有出來,韓青竹都著急了,忍不住過來看看。

    “老爺,你去見爹爹,事情如何了?您回來,還沒有跟我說起呢。怎么一回來,就躲在房間里不出來了?”

    夫人這一進來問起,捧著葉凡給的功法秘笈,讀的正入神的葉濤,才是突然拍了一下額頭的驚起道:“啊,這事,我都給忘了。也忘記跟小凡說了。這么大的事情,我也要跟他好好商量才行。爺爺明天要見他。”

    “老爺,你今天是怎么了。你做事從來不丟三落四的啊。今天是怎么了。”韓青竹微微有些擔心葉濤是不是身體不舒服了。

    葉濤頓時談興很足的跟夫人說起道:“還不是咱們那兒子給我鬧的。今天不是小婭來嗎?我讓他好好待小婭,他馬上就幫小婭檢驗了一下淬體強度。咱兒子說,小婭的淬體強度不夠,那是功法不行的緣故。言下之意,就是說小婭在咱們葉家學的功法不行。他還馬上拿出他的功法給小婭。我當然好奇,咱們兒子能夠拿出什么功法來?我先拿來一看。一看,就是入了迷。這不,回來家里了,還是忍不住先看了起來,怠慢了夫人了,有罪,有罪!”

    “老爺!”夫君的賠罪,讓韓青竹微微羞澀,隨后,又是驚喜地道:“凡兒給小婭功法了?咱們兒子真開竅,這會兒就知道對小婭好了。”

    這話卻是惹得葉濤笑了道了:“什么啊。咱們兒子,還不知道他跟小婭有婚約呢。我看,他就是把她當做一個妹妹來對待。不過,這么下去,定然有戲。夫人,先不跟你說了,我過去看看兒子有空沒,有空的話,還要跟他說起明天去見爺爺的事情。我有些擔心,他不會答應。畢竟是這么快就讓他去見生人。”

    “爺爺怎么會這么急就要見凡兒?以爺爺的心性,此事不該這么心急的。”韓青竹有些奇怪。

    這話,說者也許無心,聽者卻是有意了。

    葉濤一愣,隨后心里有些明白了。

    他微微有些歉意道:“倒是一時義憤,錯怪父親了。看來啊,爺爺對凡兒還是有所期望的。這樣,今天就應該更加說動凡兒答應去老宅走一走啊,讓爺爺見見他,也高興高興。”

    “夫君去吧。好好的跟凡兒說。凡兒懂事,定會答應的。”韓青竹盡量把事情往好的說,寬慰葉濤。

    葉濤點點頭,這才又匆忙出門了,出門了,又突然跑回來,把剛剛看的入迷的功法交給夫人,并且匆匆交代道:“夫人,你看看,這是兒子給我這個當老子的功法。你看看,是不是上乘。咱們這個兒子,一醒來,就是讓人看不透,搞不懂。你說他哪里來的這等上乘的淬體功法。我看這樣的功法,別說葉家,就算是全城都找不到一本。你看看,你看看就明白了!”

    “有這么上乘?”韓青竹也是一下感覺震撼了。

    兒子,真有這么上乘的淬體功法?

    ——

    葉凡院子中。

    葉濤匆匆而來。

    在院門門口,遇到守門的侍女,立即便是先打探問起葉凡的下落。

    “你們少爺呢?”

    侍女們立即屈身施禮答道:“自從老爺還在這里的時候,少爺進了房間仙修,一直到現在,少爺都沒有出來過。少爺一直在房間里仙修。”

    “這么用功?”葉濤真是又覺得是一件意外之喜。

    “我自己去看看,你們不要跟著了,免得打擾。”他一下很想要看看自己的兒子沉心修煉時的模樣。

    “是。”侍女聽命,隨老爺去了。

    葉濤腳步輕輕,走到葉凡的房間外,隔著木門微薄紙窗,朝里探望。

    果然見兒子葉凡,正端坐床上,以打坐之姿,在專心仙修。

    瞧兒子那打坐煉氣的姿勢,就是讓兒子都這么大了,仙修已經是多年,怎么算都算是仙修行家的葉濤覺得,兒子應該是很有仙修的道行了。

    只是看那打坐煉氣的姿勢,就知道,沒有三五年的靜心潛修,是做不出來那么入定,紋絲不動的。

    這叫入定。

    心不靜的人,忍不了一會兒,就是這里感覺癢了,那里抓抓的,很是影響仙修的質量。

    可是,兒子,就不一樣了。

    他坐在那里,靜如大山,不動卻更顯巍峨,若不是兒子年輕,葉濤都該覺得,這是一個成仙入道多年的老仙修才會有的仙修打坐氣象。

    真是了不起的兒子!

    葉濤突然,對兒子,都心生佩服之意了。

    看了一會兒,還是覺得看不夠,可是,還是覺得不要留在這里打擾兒子了,才是轉身腳步輕輕的離開。

    在院子門口,葉濤囑咐了侍女:“不要打擾少爺仙修。等少爺出來了,你們馬上過來稟告我,我有事要跟少爺說。”

    “是!”侍女們輕聲答應。

    少爺是如何的專心仙修,她們這些日夜住在這個院子,守在這個院子的侍女,自然看的比葉濤還要清楚,還要時間久,要說對少爺的佩服,還是她們先的。

    少爺葉凡雖然才剛清醒起來不久,但是,這少爺葉凡早已經是她們心中了不起又讓人尊敬的大仙修,早已讓人忘記,這少爺以前是一個傻了十八年的傻子。
江西福彩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