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還好我能登錄仙界 > 23.可怕少年!

23.可怕少年!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葉凡帶著弟弟妹妹回去他的院子。

    剛進院子,從他房頂的樓宇之上,便是拋下來一根長棍。

    葉凡即使過去的仙修實力不再,神魂警覺本能也并沒有喪失,第一時間便是出手接住了這根被拋來的長棍。

    棍子剛接到手,拋棍之人的攻擊,隨后便到。

    有刺客?

    見到如此情形,有著煉氣九層境實力的少女沈小婭,立即拔劍,準備進行戰斗。

    一個男人的聲音道了:“小姑娘,你不要亂動。照顧好你身邊的兩個小孩子。我們若是想要殺他,他早就死了,也包括你。”

    一個背著重劍的男人,立在樓宇之上,高高在上的道。

    此人能夠有飛檐走壁的實力,出入葉府如入無人之境,已然彰顯了此人的實力,絕對在她之上。

    “小凡哥哥!”眼下情況不明,沈小婭不敢輕舉妄動,只能夠拔劍戒備,靜待事態發展。

    若是小凡哥哥有什么意外,她定然會仗劍躍入戰陣之中,拼死也要戰斗。

    但是在這之前,她一定會讓身邊的兩個小孩子跑開。

    “都別動。我不想傷人。”葉凡院子里的侍女們,見此情況,想要偷偷去報信,也被男人早就掌控,被喝住。

    被發現了!

    侍女也就沒法再去報信了,只能夠呆若木雞的站在院子里,看著少爺和人打在一起。

    轉眼間,少爺和那刺客,已然交手幾十招,竟然還沒有落敗。

    少爺竟然這么厲害,這些侍女照顧葉凡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少爺這么英勇神武的一面。

    心道,原來少爺才一天的仙修,就是讓他這么厲害了。

    葉星和葉夢,兩個孩子還小,剛剛開始,見有陌生人跟哥哥打架還很擔心,但是,過了一會兒,見哥哥跟人打的精彩,害怕勁兒也就過去了。

    十分高興的看哥哥跟人打棍法,還拍著小手兒,激動不已了。

    這個女人好強!

    這是不言而喻的。

    但是,從另外一個方面,沈小婭也看的出來這個女人的厲害!

    她的小凡哥哥用棍法,在葉家老宅門前戰葉家子孫,可是不管對戰誰,都是一棍打倒一個的!

    此刻,這個女人,卻是跟她的小凡哥哥打了幾十棍了,竟然沒有一絲落敗之像。

    這足以證明,這個女人在棍法上的修為,絕對不輸給她的小凡哥哥。

    沈小婭明白這些,此刻擔心的心里,越發下沉起來。

    這么短的時間里,已經三十棍的交戰過去。

    站在樓宇之上,觀戰的男人,越來越替院子之中負責進攻的女人,露出擔心之色。

    這少年,明明好弱,幾乎感覺不到他真元境的實力,但是,他的棍法,真的好強!

    竟然可以讓這個女人,在三十招之內,沒有取勝!

    男人心里已然想到,這個時候,那女人的心里,也一定很吃驚的吧!

    還有,這少年的棍法,越來越凌厲,已經開始是不要命,同歸于盡的打法了。

    男人頓時想明白了,他的出現,讓這個少年憤怒了!

    他絕頂聰明,立即想到了,應該是他威脅了少女還有少女身邊那兩個孩子,還有這個院子里的侍女下人,這個少年感覺憤怒了吧!

    便是棍法進攻之時,帶上了憤怒戰意,所以,對女人的攻擊越來越凌厲,此刻已然是不要命的同歸于盡的打法。

    這少年的棍法,竟然這么強!

    真是讓這個男人,明明不會需要為這個女人擔心,他知道這個女人的實力,絕對不在他之下,可是,都是不由為這個女人擔心起來。

    終究,這個女人,此刻,沒有使用真元實力。

    她只是跟這個少年單純的較量棍法。

    所以,這對這個女人來說,并不公平。

    很顯然,這個女人若是使用真正的實力,一劍,便是可以摧毀這棟小院了吧。

    哪還有這個少年凌厲的攻勢,跟她打的不分上下呢!

    他太擔心這個女人的安危了。

    所以,知道這個女人會不高興的,他都是開口道了:“女人,你輸了。五十棍了,沒有分出勝負,便是算作你輸了。”

    女人一聽這話,頓時眼神可以殺人的瞪向這個男人。

    男人頓時苦笑,卻是無可奈何的聳聳肩膀。

    有些時候,男人注定要承受被人埋怨的委屈。

    這都是為了她好,這個男人承受起來,心甘情愿。

    終究沒有當場追究這個男人的多嘴,女人一下用仙技身法越開,一下脫離了跟葉凡的戰斗。

    隨后,女人拋開手中的長棍道:“你不要得意。棍法,我只是偶爾雜學兩下,我并不擅長。劍,我才是慣用!”

    這話,像是女人在為她剛剛沒有取勝找說法。

    但是,這話,也絕對讓人相信,她不是在說謊!

    她有那個實力!

    “哈哈!”

    葉凡也突然狂笑起來。

    沈小婭還是第一次見到溫文爾雅一般的小凡哥哥,笑起來,也會這么狂傲!

    葉凡狂笑之后道了:“真巧,棍法,我也不是太擅長。只不過是兄弟教我的三招兩式罷了。更巧的是,我也是用劍的!”

    話音剛落,葉凡也拋掉了手中剛剛接過的長棍,從須彌儲物空間里,一下取出一把劍來!

    一把有著金色玄光,游龍纏身的劍來!

    “你竟然是劍修!”見到葉凡拿出此劍來,站在樓宇之上的男人頓時大驚,不由自己的從樓頂飄然而下。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棍法無敵的葉凡,竟然不是棍修,而是一名劍修!

    這太出人意料了。

    見他棍法無敵,真以為他是棍修呢。怎么料到,他竟然是一名劍修!

    落地可以近看葉凡剛剛拿出的武器,一把金劍之后,男人頓時再道:“此劍不凡,可否借我一觀!”

    葉凡再次哈哈大笑道:“可以!殺得了我,你就可以看我的劍了!”

    這話分明是在嘲弄他!男人也大怒了:“狂妄!你眼下區區實力,當我真殺不了你嗎?”

    葉凡卻是無比自信,聲如鏗鏘地道:“我也許今日殺不了你,但是,注定你今日也殺不了我!我還知道,用不了一年半載,我就可以殺你。哪怕你走到天涯海角,我都可以殺了你!”

    “你憑什么這么自信,我今天殺不了你?”男人先是不信,然后,眼神陡然凝聚成線,一臉震驚道:“你身上有符篆!可以逃命的符篆,對不對!”

    “你猜?”葉凡淡淡的笑著對他道。

    “難怪你這么狂!原來是有逃命的符篆。那你有沒有想過,你逃走了,她們怎么辦!”男人眼神挑釁的問道。

    葉凡眼神依舊如大山聳立,巍峨無比地道:“我會替她們報仇!走遍天涯海角,也會殺光跟你有關的任何人!”

    言下之意,那就是葉凡承受的起今天整個葉家都被人滅族的代價了。

    “好強的戾氣!你到底是誰!你這份心性,決然不可能是一個傻了十八年的少年!難道你過去十八年的傻,都是偽裝的?”男人做出一種讓他自己都覺得太不可思議的解釋。

    會有人可以從剛出生時,還是襁褓之中的嬰兒時,就會知道藏拙偽裝成傻子嗎?

    哪怕是有大人從小教他這樣做,那樣對一個襁褓之中的嬰兒,都顯得不可能吧。

    也要嬰兒聽得懂大人的教導才行。

    顯然,這個想法,有些太過匪夷所思,太過天方夜譚。

    “不可能,你到底是誰?為什么這么可怕!”行走江湖這么多年,生生死死,經歷過多少回,這個男人,還是第一次感到一個人可以讓他感覺可怕。

    而且更為匪夷所思的是,讓他這頭一回感到害怕的人,竟然還是一個傻了十八年,剛剛醒來,幾乎全然沒有什么實力的一少年!
江西福彩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