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還好我能登錄仙界 > 26.玄兵禁制!

26.玄兵禁制!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你的這個侄兒啊,未來了不得啊!”

    “你怕了?”葉清歌聽到這個男人這樣說,卻是樂了,一下莞爾,即使蒙著黑色面紗,都是讓男人覺得她傾國傾城,一下眼神為之一醉。

    男人的失神陶醉之態,不由讓葉清歌皺了一下眉頭,男人立即知道孟浪了,馬上回神,然后卻是大方的笑起來道了:“我怕什么!大不了,我把這北州戰神的名號,還有此劍曠天真武鎮魔劍,傳給他。讓他接替我,繼續做北州的守護神!”

    “也要他稀罕。你的這把劍,我看未必有他的那把好!”女人故意跟他唱反調。

    卻是惹得男人,竟然沒有反駁地道:“這倒是。他的那把劍,有金光游龍之象,定是不凡!”

    不過,隨后男人又是有著北州戰神該有的自信和威武,霸氣道了:“但是,我依舊自信我的曠天劍,不會輸給他!”

    “身為北州戰神,竟然只想著去跟一個十八歲的少年比,你還真出息!”女人再嗆了他一句。

    “呃!”葉清歌若是這樣說,北州戰神頓時被嗆的還是還不了嘴啊!

    誰讓女人沒有說錯呢。他,一個名震九州的北州戰神,這么好意思去跟一個少年較比,怎么說,這都是不光彩的事情。

    有著北州戰神之稱的徐陽鉉頓時啞口無言,只能故作輕松,一笑置之。

    心里,卻真的感覺到了,一絲來自英雄少年的壓力!

    ——

    “包圍葉園,加強巡邏,保衛葉園!”

    葉水帶著家主手里,足以信賴的家主衛隊右衛隊,前來保衛葉園。

    精銳的家衛,不用葉水多做安排,便是自主的布防,接管了葉園的保衛工作。

    果然干練,平時訓練有素,定然戰力不凡。

    葉水可以放心一頭扎進葉園之中,來到葉凡遇刺的小院。

    “大爺!凡少爺怎么樣了!家主讓我來看凡少爺了。此刻,家主已經封閉了老宅四門,封禁了族內人員走動,所有人員全部歸家,若有違抗者,視同叛族,就地格殺!這個時候,老爺坐鎮家族,震懾宵小,防止他們犯上作亂,實在不能離開。便遣老仆來代為探望凡少爺了!”葉水一來,便是激動的向葉濤拱手做禮,然后急促的說明,眼下家族的危急情況。

    “應該不是我那些兄弟做的!”這個時候,葉濤也在這段極短的時間里,分析出來了一些情況,有了最為基本的判斷。

    “哦,大爺有了判斷?”葉水微微吃驚,心里在想著,葉濤說這話,是真心還是故布疑陣。

    終究,城府深的人,難以信任別人。

    哪怕此刻是葉凡遇刺,看似受害者,葉水的心里都是沒有忘記想到過,這件事會不會是葉濤自導自演,來施展苦肉計。

    畢竟,他心里也想過,葉家其他幾位爺,不應該會這么快動手,這不合情理。

    葉濤這會兒,那里想得到葉水這老狐貍心里的想法,見他問起,還以為是他關心葉凡安危,也急著尋找葉凡遇刺的真相,便是把他已經詢問沈小婭和諸多當時在場的侍女得到的關于葉凡遇刺的情形,大概說給葉水聽了。

    葉濤道:“如此說來,那一男一女的實力,應該已經超然,至少,應該在我靈風城里,遍無敵手。我想,我的那些諸位兄弟,也是請不來這樣段位的高手吧。若是請的來,我爹怕是也早就性命不保。”

    “呃!”如果是這樣,葉水不但不會懷疑這件事是葉濤自演苦肉計,也不會懷疑是家族中那其他幾位大爺主使的了。

    “那可就是怪事一件。”葉水也感覺怪異了。

    “城里,怎么會有這樣的高手針對凡少爺?難道真的只是恰巧路過,看到凡少爺在家門門口的棍法超然,然后就只是過來討教幾招的?那凡少爺,怎么會生死不知?”葉水在認真思考著這件事。

    對于葉凡昏倒的原因,葉濤也已經有了初步的答案道了:“哦。現在這個問題,我已經搞清楚了。凡兒昏倒,不是在跟人打斗中受了傷。據我猜測,是凡兒為了保護這個院子里的人,不受別人威脅,所以,使用了他不該使用的禁制武器的原因。”

    “嗯?大爺所說這把禁制武器,難道是……”葉水此刻,眼神一下銳利的看到石桌上放著的那把隱隱透著不俗質地的玄兵了,“難道是這把?”

    “是。”葉濤微微苦笑道:“我問過了,小婭還有家里的侍女都是親眼所見,這把玄兵,不是闖入之人帶來的,是凡兒自己拿出來的。這把劍有認主禁制,非它認主之人,若是強行拿起他,就會受到禁制的反噬。”

    “那凡少爺是被禁制反噬了?”葉水微微震撼的問道。

    這樣的劍,葉凡少爺是怎么拿得出來的?

    “不是。”葉濤見葉水沒有完全領會對他的意思,他只好再次說的更加清楚些道了:“若是被禁制反噬,就會受傷。就像我現在這樣。我剛剛試圖拿起這把劍,就被它打傷了。而凡兒身體無傷,這說明,凡兒暈倒的原因,即使跟它有關,也不是像我一樣被禁制反噬所傷。”

    “大爺受傷了?”聽聞此言,葉水立即再次震驚,馬上伸手扼住葉濤的手脈,搭脈一探,“得罪!”

    “無妨!”這葉水,是父親身邊的心腹,葉濤覺得他值得信任,便是任由他一番探查,還能顯得他問心無愧。

    “果真!肺腑有所輕傷,倒是不算嚴重。不過也要養些日子。好生厲害的玄兵!我且也來一試!”

    葉水已經探查到葉濤受傷不是假的了,卻仍舊執意一試。

    葉濤明白,這是葉水還是不太相信這把玄劍有如此威力,他定要親自試過,才會能夠相信。

    這老頭,不見棺材不掉淚啊。

    他自己找罪受,葉濤也懶得攔著。

    “隨你。不過你要小心,這把劍的禁制,可是好生厲害!”葉濤還是出于好意,提醒了葉水一番。

    “多謝大爺,老仆自會小心!”答謝了一番,葉水運起真元,祭起護體罡氣,一身的衣裳,陡然漲鼓起來!

    此人好強橫的護體罡氣!

    葉濤一見之下,便是明白,不愧是父親身邊的老仆,那定然也是一個隱藏的高手,平時也是老仆兼職貼身護衛的吧。

    誰若是把這葉水只是當做了給家主端茶遞水的老仆,那真是要死都不知道死的。
江西福彩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