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還好我能登錄仙界 > 27.反制之威!

27.反制之威!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小心。”但,深知這把劍禁制厲害的葉濤,還是出于尊老之心,再次提醒葉水小心。

    葉水點點頭,也真的認真起來,才是小心試圖拿起那邊劍。

    他一伸手,直接就握向玄劍的劍柄。

    有禁制的玄劍,若是捧起劍身,也是可以拿得起來的。

    但是,若是握住劍柄,又有想駕馭它,使用它之意,不是得到玄劍認主的人,或者沒有得到玄劍之主的許可,這玄劍的認主禁制就會天然自動反制。

    既然是想要試劍,那自然,葉水會直接握住劍柄,想要試驗一下此劍到底有沒有葉濤說的那么厲害的反制了。

    轟!

    轟!

    轟!

    葉水的手剛握住劍柄,原本只是質地看起來不俗如玉的玄兵,陡然金光大作,乍現繞劍盤旋飛轉的金龍!

    金龍一下出現,便是咆哮著掉轉龍首,化作金光一般,迅速對握劍之人進行了攻擊。

    葉水全身防備之下,握住玄兵的手,即刻脫手,都是被這金光之快的金龍,打中了三下。

    噗!

    即使已經運氣護體罡氣,葉水都是被打的一下吐血如霧,腳軟跪在地上。

    “水伯!”

    見葉水如此受創,也深深出乎葉濤的預料。剛剛他握劍時,可沒有這么嚴重的禁制反噬啊。

    “水伯!這怎么回事!我剛剛握劍的時候,雖然也有反制,可是,沒有這么嚴重啊!”

    葉濤此話,葉水此刻沒有一個字不信了。

    畢竟,他剛剛探過葉濤的脈,知道他的確受傷不深。

    但是,他自己此刻,可是肺腑好生難受了。

    “大爺,這劍,好生厲害!凡少爺哪來來的這等神兵。這金龍反制,顯然不是凡人可以擁有的。想必大爺想給凡少爺,也拿不出來吧。”葉水受傷不輕,已然趕緊拿出隨身的丹藥開始服用,鎮壓肺腑的驚蟄翻騰。

    葉水這話說的葉濤直苦笑地道了:“這樣的玄兵,我哪里拿得出來。怕是整個葉家都拿不出來吧。”

    “嗯。”這話也是,也正是這個原因,葉水此刻也不會再懷疑這把劍是葉濤拿出來給葉凡用來做局的了。

    “那凡少爺,怎么拿出來這樣的不凡的玄兵!”服用了丹藥,葉水也需要在身邊的家衛的攙扶下,才是能夠先勉強的坐在院中的石桌前歇息。雖然面前就是放著這把看起來金光又是消失的玄兵了,但是,他定然是再也不敢觸碰這把玄劍的了。

    顯然已經是對此劍有了敬畏之心。

    “這話,你別問我。你問我,我也不知道。凡兒才剛醒來一天,連叫我聲爹,都沒有愿意開口呢。我怎么知道他的那些事情。我只知道,這劍定然是凡兒所有沒錯。”葉濤只能夠這樣對葉水解釋道。

    “還沒有改口啊!”葉水想了想,自己便是也了然道了:“也是,凡少爺剛剛清醒,讓他一下開口叫你們做爹娘,就如同是讓被人販子拐走十幾年的孩子長大回家了,也是難以叫親生父母為爹娘的。這是人之常情。大爺不要急,慢慢來。”

    面對葉水的寬慰,葉濤也點頭道了:“我這里的情形比你說的被拐走的孩子又重新回家,好多了。凡兒喜歡他的弟弟妹妹,對她們,可比對我和夫人還好。我們想著,等他慢慢習慣了,就會像星兒和夢兒一樣認可我們的了。”

    “定會這樣。”葉水微微喘息,臉色潮紅,定然剛剛的反制,讓他受傷不輕。

    “水伯,你還要緊嗎?看你臉色,好像不好。”葉濤關心問道。

    葉水頓時臉色很是痛苦的道:“早知道就聽大爺的勸就好了。不該親手來試劍的。此劍好生厲害,我受傷不輕,看來,回去后要請名醫診治,不然就要落下病根了。”

    “這孩子,等他醒來,我非揍他一頓不可。竟然把這么厲害的劍這么亂丟,害得我都跟著吃了苦頭。”葉濤不由當著葉水的面,抱怨起兒子來。

    葉水知道葉濤這是在替兒子說話,也不怪罪地道:“這也怪不了凡少爺。凡少爺都昏倒了,哪里管的了這后面的事情了。都是咱們不該亂動他的劍。如今被劍反制所傷,要怪,也只能夠怪咱們好奇心太強。算是活該吧。怪不了凡少爺。只是,眼下凡少爺如何?”

    正說著,侍女從葉凡房間里激動的跑出來道了:“老爺,凡少爺醒了。不過,他一醒來,就盤腿打坐。夫人和小婭小姐也叫不醒他,然后,夫人說了,別打擾凡少爺,此刻夫人和小婭小姐,就一直守在少爺床前了。”

    “凡兒醒了?醒來就打坐?我知道他仙修刻苦,但是,也不用這么刻苦吧!也不知道先出來見人,別人關心他呢!”葉濤頓時又是一陣埋怨。

    葉水倒是了然的起身道了:“凡少爺定然是因為掌握此劍,真元耗盡,才是昏倒的,此刻,他打坐也是在恢復真元。大爺,敢問如今凡少爺是個什么境界?”

    “他剛醒來,能夠是什么境界。”葉濤微微苦笑。

    葉水也是不由苦笑,輕輕點頭道:“那也很是了不起了。能夠以微薄真元,讓此劍認主,凡少爺定然有著能夠讓此劍認主的天賦異稟之處。”

    “水伯,你就別夸他了。這小子,才剛醒來一天,就把我氣的夠嗆。”葉濤嘴里抱怨,心里定然卻是早就激動的樂開了花了吧。

    葉水顯然明白葉濤心思,所以只是會心一笑,沒有把葉濤剛剛虛假抱怨的話當真。

    只是道:“靜心等凡少爺醒來吧。他若是無憂了,我還要馬上回家向家主稟告。家主可是很關心凡少爺的安危啊。”

    “是。改日,我一定帶著這小子,再去見父親。”葉濤也感恩知報地道。

    “這話,我會帶給家主的。他老人家聽了,會高興的。”葉水欣然以道。

    之后,便是跟葉濤一起耐心的等葉凡從打坐入定中蘇醒了。

    兩盞茶的功夫,葉凡便是很快蘇醒了。

    他睜開了眼睛。

    “凡兒!”

    “小凡哥哥!”

    “哥哥!”

    娘親,沈小婭,還有弟弟妹妹立即出現在他眼前,著急的喊著他的名字。

    葉凡見讓人擔心了,特別是年紀尚小的弟弟妹妹,都那么擔心的可憐巴巴的望著他,真是讓葉凡心疼不已。
江西福彩快3和值走势图